【及影】例行公事

■ CWT43無料
■ 3342字
■ 極限挑戰六十分
 
食指和拇指撐開對外窗的百折簾,男人睜大著形狀美好的棕色眼睛,隔著窗狠瞪著轉角那家麵包店。

「又是絡繹不絕的人潮,這些閒閒沒事幹的人都不用上班嗎?」嘴邊是忿忿的抱怨,及川徹牙一咬忿忿地收手,百折簾便嘩啦啦地掉回了原位。

背對窗戶,及川坐回牛皮辦公椅裡,他把自己深埋在椅背中,西裝褲下修長的雙腿交疊在桌面上,背脊卻順著皮革滑下,在辦公桌前維持一個頹靡又憤世的狀態。可憐他欲求不滿,漂亮的指尖不耐煩地輪流敲打著桌面,敲打出一個又一個令人煩躁的節奏出來。

下午三點出爐熱騰騰的麵包,光用想的就讓及川牙尖顫動,但這尷尬的時間點撞到了例常會議,他總不能屁股拍拍跑去對面排隊吧,太損傷他職場菁英的形象了。

起先他都會為了那第一口熱騰騰、香噴噴的麵包,盡量把工作提前做完,連會議都想提前開完,但被嚴格的秘書岩泉先生給擋下來了,然而即便及川再怎樣努力,也趕不上一輪熱騰騰出爐的麵包

每次當他風塵僕僕地趕到了店裡頭,卻又必須在門口苦苦排隊,等排到他的時候,不是麵包賣完了,就是已經冷掉都不好吃了。為此他對自己感到生氣,怎麼工作效率這麽低。

才坐回他的真皮座椅裡沒幾分鐘,及川越想越不對,便又再站起來,任性地在經理辦公室跳了腳,走來走去踱著步。

隔著玻璃的窗,外頭職員都可以看見業務經理今天又正常運轉──蹦蹦跳跳的身影。

「及川經理今天又怎麼了?心情不好啊?」大家紛紛趁著岩泉秘書出來到茶水間泡咖啡的時候,把他拉到辦公桌旁,塞一些點心時間團購的糕點、餅乾、小零嘴以換取情報。

「來一點檸檬塔。」

「謝謝。」岩泉接過放在嘴邊咬了一口。

「大概是幼稚病又犯了吧。」他說。

「喔──」大家不約而同地拉長了音。

我們還以為­­­­是誰又得罪了他呢。

 

說起及川與那家麵包店的淵源。

那是一次新門市視察的回程,車外下著傾盆大雨,擋風玻璃的雨刷也刷不開雨勢。及川手背支著下巴,無聊地靠在窗邊,看著朦朧雨景。因為他們被塞在車潮中進退不能。

「經理,抱歉,公司前面的這條路只要下雨就會塞車。」隨著交通號誌由紅轉綠變黃又回到紅色,握著方向盤的下屬很不好意思地回頭跟後座的及川說道。

「沒關係,不然你把我放在公司轉角的騎樓好了,我自己走回去,不用特地送到公司門口了,公務車要在下班前歸還吧,也不要延誤你下班時間了。」

部下便先將及川放在在公司的轉角,讓他先下來。

他們公司位在住商混合、機能便利的市中心,公司對面是學區,後面是繁榮的商業街。

這天是及川久違地步行在公司外頭。他發現,竟然有一家嶄新的麵包店開在公司的轉角,是他過去未曾注意到的。收起傘,手背揮開沾染在肩頭西裝外套上的雨水。他想著手邊的案子都不急,今天下班也沒有應酬,便輕鬆地邁步,直直地朝著店面走去,輕鬆地掛著笑,步履輕盈。

「歡迎光臨。」年輕的店員正趴在櫃台上,無聊地撐著下巴,那青年有一頭燦爛像朝陽的橘色凌亂捲髮,看著及川走進來,抬起頭來,直衝著他漾起笑容。

「雨傘可以放旁邊的傘桶,盤子、夾子都在你的右手邊。有想買什麼麵包嗎?我可以幫你介紹喔,我們家的麵包最好吃了,包準你吃了馬上就愛上。」

「好,我隨意看看。」

「好喔,你慢慢看。」

及川本來就很喜歡牛奶麵包,但他可不能一眼就讓人看穿他。他不動聲色地盯著放在櫃檯旁邊插著現正出爐、店內TOP.1牛奶麵包,在店裡面晃了一圈,手中的托盤卻還是空的,慢慢踱步到了櫃檯邊。

「要不要試吃看看我們店裡麵的招牌,一滴水都沒有加的牛奶麵包。不是我自誇,真的超、級、好、吃、的!」

在店員的推銷下,他用木叉勉為其難地插起一片切成小塊的牛奶麵包。不吃也罷,一吃驚為天人,好吃、好吃太好吃了,連舌頭都快融化了。周身彷彿有從天而降的仙女,撒著七彩桃花片。

及川的臉上泛起了戀愛少女一般的潮紅。

這個麵包師傅一定是天才,一定是天才!

這個午後三點,實在美味,美味到他不想回去上班了,只想徜徉在舌尖彈跳的此刻,他激動地按手在結帳櫃檯上,探身向前問道:「我,可以跟你們師傅說幾句話嗎?」

「你、你、你要幹麼?不好吃嗎?」小個子的店員明顯緊張,身子往後,像害怕他要掏出凶器一樣,防備地問。

「不、不、這麵包實在太好吃了。」及川眼神發光。

「真的嗎?你也覺得好吃吧。」店員像找到知己一樣,感動地說,只差沒有握著他的手拚命搖晃起來。

「影山老是不滿意,到底在不滿意什麼,明明就很好吃了,可惡。要是我有這種好手藝,我就自己出去再開一家店啦,也不用在這裡領他的死薪水了,還要忍受這麼機車龜毛的老闆。」

說著說著小個子店員便掀開布簾,卻又像想起什麼一樣,回頭跟及川說了一聲:你等一下,便鑽進了廚房,及川只聽見從後面響起了低沉罵聲、還有乒乒乓乓鍋碗瓢盆的敲擊聲,接著是愈來愈近的抱怨聲。

「幹麼出去!你沒事不要隨便亂答應別人,我們是麵包店,賣的是麵包。」用手背掀開布簾,冷臉的麵包師手裡握著手巾邊走邊擦著手,臉上寫滿著:我很不開心、我很不情願、你到底想幹麽的不爽神情,從後頭走了出來。

 

那雙對上及川的藍色眼睛有點冷淡,寫滿不能理解及川想幹什麼的神情,態度上卻仍維持基本的禮貌,問道:「請問先生有什麼事嗎?」

「沒事……。」

「嗯?」黑髮青年扁嘴。

「不……我想跟的其實是,你做你的麵包實在太好吃了,我好喜歡,你一定是麵包界的天才。」

「真的嗎?」本來帶有些許防衛的眼神突然放鬆,眉眼間滿是喜色,唇角微張。

「你真的覺得好吃嗎?」

原來他笑起來這麼好看,及川看迷了眼。那笑容像是冬天雪融後的春意盎然,荒蕪大地上綠草初萌。

「真的、真的、真的,非常好吃。」

「謝謝。」對方的眼神不知擺哪裡,不知如何自處,有點彆扭又害羞的神情,好可愛,讓及川久久不能自己。

「我是及川,該如何稱呼?」

「影山,影山飛雄。」

自此往後,變成他每天最期待的例行公事,沒有人知道,午後三點的約會。

但好景不常,不知道是哪裡跑來的部落客在吃了麵包之後,驚為天人,將食記PO在網路上,自此之後可憐的及川先生便再也沒有機會吃到熱騰騰出爐的麵包了。

偶爾翹班五分鐘去買麵包也是陷在排隊人潮裡面,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人潮卻沒有消退的跡象,他也只好鼻子摸摸,暗自神傷地走回去辦公室。

「可惡、可惡、可惡,我要吃麵包!我今天一定要吃到麵包!」岩泉冷眼看著用臉在桌上蹭來蹭去,在牛皮座椅理扭來扭去的及川,真的想一記暴栗把眼前的幼稚男人給打醒。你這是在上演牛奶麵包版的「這不是肯德基」嗎?

後來,岩泉替他想到了一個很棒的方法,他吩咐秘書室的小秘書們替主管們定咖啡外送時候,要打電話外訂麵包,他指定要街角那家麵包店熱騰騰出爐的牛奶麵包,就為了滿足某個幼稚上司的任性想望。

「那家老闆說他們不外送,你要不要吃點別的。」

「不──我一定要牛奶麵包,我死也要吃到,吃不到麵包的及川先生只會在寒風中凋零,就像那最後一片掉下來的秋葉,那一片麵包就是及川先生的秋葉啊。」

岩泉按耐住性子,親自撥打電話。

「抱歉,我們家老闆很任性,沒吃到你們家的麵包就會鬧脾氣。可以麻煩額外幫我們做,我專程去拿嗎?廢物及川就是會幫人找麻煩。」

「及川先生?」對方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平淡的聲音似乎有了溫度

「我替你們送過去好了。」

「不用不用這樣麻煩你們了,百忙之中,還要這樣忙碌。是,您堅持要專程送來嗎?真是不好意思,實在太感謝,太感謝您了。」

掛下電話,整理好會議資料,岩泉走進了偌大的會議室。及川見他空手進來,意興闌珊地瞟了他一眼,又頹喪地趴回了桌上。

「笨蛋川,影山先生聽說是你要吃的,就專程幫你送來,現在正在路上。你要怎麼感謝人家。年紀這麼大了,還在耍任性、耍幼稚,何時才要長大。」

「嗚嗚嗚,小岩、小岩,我可以吃到牛奶麵包了!而且飛雄說要專程送過來嗎?我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及川感動得眼淚直流,驚喜之餘,摟著岩泉的肩膀晃啊晃。

「影山先生,這邊請。」這時,會議室的門被推開,影山揹著保溫袋,被領著走進了會議室。

「咦?」這麼快就到了嗎?及川狐疑地望向門口。

影山擰眉,看了看正緊緊抱著岩泉的及川,又皺了一下眉頭。原本急切想要見到對方、想要讓對方品嘗出爐麵包的心情,好像冷卻了幾分。

影山的語氣淡淡的,讓人聽不出喜怒:「你們在忙嗎?麵包放這裡,我就先回去了。」

「飛雄、飛雄,不要走──。」

門碰地被推開,影山邁步向外奔走,及川也跟著疾走了出去。一干員工們捧著自己的下午茶糕點,雖然都不懂來龍去脈,但都找好位置來看熱鬧。

「哇、哇、哇,他追上去了,快追到了!」

 

Fin.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影山沒啥戲份的及影文(被打XD)

謝謝主辦魚君ㄉㄉ跟咕鳥ㄉㄉ,這次CWT無料活動實在很有趣!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都抽到自己喜歡的CP (blush)

评论(5)
热度(5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