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影】第一次

■  ICE3場次限定無料
■  年齡操作有
■  3603字

>>  第一次
排版的無料檔案可以這邊下載 ✨


一段夏天的故事。

 

01

那是一個渾身張揚憤怒的小男孩,像隻衝刺前進的小刺蝟,寫滿了五個字:不要靠近我。他戴著一頂破爛的鴨舌帽,帽緣的陰影掩蓋住他的雙眼,讓人看不清他真實的情緒,但想必也是一雙憤怒的眼睛。腳下那雙鮮豔的紅色球鞋被主人踏著同樣憤憤的步伐前進,咚、咚、咚、咚,發出震動土地的聲音,像一隻每一步可以碾碎一棟大樓的酷斯拉。半徑十公尺內的路人都可以清楚感受到他的憤怒,嘴憤怒地扁成一個倒反的微笑曲線。

人行道的號誌由綠轉紅,男孩在馬路前停下了腳步,站立在豔陽下。他抬頭望了一眼天空。有架飛機正駛遠了,機尾在乾淨的碧藍天空留下一道筆直的白線。男孩抿成一線的唇抖動了幾下,然後唇角向下彎了幾度,但因憤怒而緊繃、扭曲的臉部線條,卻柔軟了幾分。

他不開心、非常不開心。

 

及川徹很生氣、很生氣。

他看著天空就想到了小岩。現在的他應該已經在兩萬英呎的天空上了,不但可以一直跟空服員姊姊要可樂喝,還可以一路看著喜歡的卡通影片直到夏威夷。光用想的就讓及川好生氣。但不是生氣小岩,而是生氣著不讓自己跟過去的媽媽。及川把行李都整理好了,但威基基海灘的沙子、日落,和小岩約好的游泳比賽,卻通通跟他說byebye了。

第一次對自己暑假前提早規劃、決定的行程,感到厭惡,幹麼要報名什麼排球營呢。

 

回憶起幾天前。

傍晚時分,及川媽媽正在廚房料理一家大小的晚餐,及川打開家門,蹦蹦跳跳地從玄關胡亂踢開鞋子後便跑進了廚房,打開雙臂模仿飛機的機身,在忙碌的及川媽媽的周身飛來飛去,一邊雀躍地報告著自己的暑假行程。

「媽、媽、媽、媽,暑假我要跟小岩一起去夏威夷!」

「不可以。」及川愣了楞,原本雀躍的笑臉沉了幾分,卻只是變回尋常的狀態。

「什麼!為什麼不可以……岩泉媽媽說我可以一起去的,我連行李都打包好了。」

「你忘記了嗎?已經幫你報名好要參加排球夏令營了,還是你自已吵著要去的。」

「可是、可是,小岩當初跟我一起報名的……他後來也沒有要去啊。」

「他是他、你是你,你已經十二歲了,要為自己做的決定負責。」

「喔……。」

 

02

由國內知名運動品牌主辦的排球營隊,就辦在及川家附近的北川第一中學。在報到完畢之後,及川和其他的學員們,依照報名時候填寫的資料被分配到了不同程度的組別,開始了為期一個星期的排球夏令營

但面對平日最喜歡的排球,及川卻選擇最差勁的一條路:賭氣不參與。一個人悶悶地坐在球場的角落,雙手抱住膝蓋,把下巴埋在兩膝之間。

一個上午過去,好幾度都有熱情的哥哥、姊姊們,來邀及川一起加入練習,軟硬兼施卻都無效,以失敗收場,及川還是窩在角落長蘑菇。

就在及川以為大家都放棄說服他的同時,卻有個身影朝他走近,就站在他面前。頎長的影子就映在及川的身上,但那人卻一直沒有開口說話,沒有勸他回球場上練習,也沒有強硬地跟他有肢體接觸。連及川都覺得奇怪了,正思考著要不要抬頭查看時,那人有了動作,蹲了下來

及川心裡都已經準備好了,如果又是要逼他回去的話,他就要開啟最令大人討厭的早熟小屁孩,卻沒想到來人並不打算用溫柔的攻勢。

「好痛!你幹麼!」突然而來的疼痛與痠麻爬上及川的臉頰。

及川眼睛怒瞪向那人,這麼用力我的臉頰肉快掉下來了,他痛得眼角濕潤,要不是在意著自己的男子氣慨,眼淚都快奪眶噴出來了。

在及川的眼裡,光影勾勒出來的畫面是個一臉凶狠的黑髮少年,眼神銳利,兩隻手正放在他的臉頰猛捏,還上下左右胡亂拉扯。

「我看你好手好腳,腦子也沒有問題。不想打球就滾回家,不要浪廢爸媽的錢,也不要在這裡浪費大家時間。」

及川別過眼去,卻很不爽地回嗆道:「要你管。」

「欸!你在這裡浪費時間,你的對手都在進步,只有你自己停留在原地,什麼都沒做,也不會進步。這樣非常蠢。」丟下這句話,他便疾步地跑回球場,頭也不回一點眷戀都沒有。

「莫名其妙。」及川埋怨地碎念道。

哪有人罵了別人蠢以後就跑走,那特地來講這句話只是圖個心裡爽快嗎?眼神卻不自覺地追著他跑回了球場。

 

基於堆積在心裡的不爽,過了五分鐘後,及川站了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灰塵,小跑步回到了自己所屬於隊伍。

既然來了,就不應該空手回去。

他及川徹,可沒笨到連這個道理都不懂,還用別人教。

本來以為自己起先的不參與,會讓自己無法融入團體,但隊伍裡面的人都很好,不多時及川便融入了練習,也從其他隊員的口裡知道了那個人的身分。今年大一,是所有隊輔裡面年紀最小的,但氣勢卻是最壓人的,看起來好兇好難親近的大哥哥,他的名字叫──影山飛雄。

 

04

「飛雄,起床尿尿囉。」這是第二天早上。

「飛雄、飛雄、小肥熊,起床囉。」這是第三天早上。

第三天晚上睡前,影山飛雄在大家都就寢後,詳實地落了鎖,確定大通鋪的房門確實被自己鎖上了,才邊打著呵欠躺回了自己的位置,輾轉找到了舒服的姿勢,安然地閉上眼睛。

卻沒想到,隔天煩人的日常卻又捲土重來。

「飛雄、飛雄起床了!」

而且來人還更進一步。

直接襲擊背脊的重量,比聲音更快傳達到影山的腦門。

「飛雄,你不要再睡懶豬覺了,快點起來陪我跑步,太陽曬屁股了!」男孩以起馬打仗之姿跨坐在他背上,驕縱地按著他的肩膀,把他當作坐騎。

影山睜開一隻眼睛。

「吵死了!」現在才幾點!

影山初醒時候的低血壓,起床氣、不習慣校方提供的床具的不舒坦,全被及川的無理舉動給點燃了。

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你還在做惡夢,影山。礙於要順利完成這次教練託付給自己的任務,將排球夏令營妥善辦好,影山把臉埋進去枕頭裡面,左右手合力把枕頭對折,一左一右壓在自己的耳旁。

卻沒能忍住這句激將的話,從床上跳了起來。

「真沒用,你該不會是怕輸給我了吧!遜耶。」

 

其實比起參加排球夏令營當隊輔,陪著國中、小學生打排球,操練基本功,影山更情願去集訓,和外校合宿進行實際的比賽。起初,是有點焦燥不安的,想著自己在這裡練習著最基礎的發球、接球和扣球,敵方陣營的對手都在實戰,都在進步,很不甘心。

「這是命令,不是徵詢你的同意。合理的是訓練,不合理的是磨練。」

影山眉頭皺成一團,眼睛直直地盯著教練的眼睛。

不情願卻還是順從地回應了一聲:「是!」

 

「及川,你給我站住。」

「來追我啊,我就知道影山已經老了,沒跑兩步路就開始喘。」及川轉過身繼續跑著,卻對著影山扮起鬼臉。

「你!」

當眾人醒來準備往食堂吃早餐的時候,路過操場時,總會看到這幅奇景。這一大一小,臉不紅氣不喘地繞著操場奔跑,一邊大小聲地互相叫囂。

「哇,那不是第一天很不配合的那個及川嗎?竟然這麼快就被影山馴服了,真不能小看影山。本來還以為影山不只被動物討厭,還被小孩討厭呢。」

「他們感情還真好。」

「影山,等一下記得來吃早餐喔。」

 

05

很快為期一周的排球營即將結束。

結業典禮完之後,小朋友們領了自己的結業證書與紀念禮品,還有一段和自己的隊輔合照的時間。

在這樣感性的時刻,說說話、擁抱、合照,便要說再見了。

期待明年還能再見到你。

 

夏季的傍晚天空依舊明亮,有微風輕拂樹梢,校園裡的松樹在風中擺盪,響起了沙沙的聲響,好像是不捨的揮手告別。藍天依舊藍,卻染上的午後的微暈。天邊的雲朵是棉花糖似精緻的粉紅色。

不習慣於這樣離情依依的場合,大合照之後,影山便遁逃了,混在後勤行政組裡面開始幫忙恢復場地、整理器材並搬運上車。

「飛雄你不要逃。」影山搬著器材原本準備緩步走向停車場,卻在眼神掃過前方後加快步伐。原因大概是因為影山號雷達掃到了一顆麻煩的小魚雷,便瞬間歸正了自己的航道。

「飛雄、小飛雄!」

及川本該直接回家,卻到處都找不到影山,就在校園裡多晃蕩了一段時間。終於看到自己正在尋找的人,三步併兩步衝上前去,跳到影山身上抱住他。

「你這樣我很難做事情。」影山皺眉,盯著後背上那不小的重量。

「我剛剛都找不到你,我要問你,你明年還會來嗎?」

「我不確定。」

「那,如果我明年會來的話,你明年也會來嗎?」

「……嗯。」影山認真沉思,明明是簡單敷衍過去就好的問題,他卻托著下巴沉思了幾十秒。

「這我不能肯定。」

「那如果我明年會來,你明年也會來的話,你還會記得我嗎?」

「會。」記不記得這件事情影山倒是回答得坦然,畢竟像及川這樣麻煩的小孩實在很難讓人忘記。

及川像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滿意答覆,微笑了起來,從影山的身上跳下去,站在他面前,說道:「你蹲下來、把頭靠過來,我就放過你。我等一下馬上就會乖乖回家。」

「好!」聽到男孩自願退步的方案,影山瞬間抓到了關鍵字,眼睛一亮,明明壓根摸不照頭緒,也不曉得對方這樣的要求有何目的,卻還是照做了,蹲了下來,乖乖地往及川的方向湊過去。

影山並沒有注意到,及川的嘴角勾起的是一抹得逞的微笑。

「所以你要做什麽……」空置了幾秒,見及川沒有任何動作,影山困惑地問,卻在下一秒鐘瞪大了眼睛。

及川雙手捧在影山的臉頰兩側,托起他的臉,輕輕地在影山的唇上落了一個吻。

「!」影山內心震驚,所有的思緒都被巨大的驚嘆號給填充殆盡。

「你不可以忘記我喔!這是我們的約定。我先把你訂下來了,你以後所有第一次都要跟我喔。我們一言為定!」

「明年見了,飛雄,掰掰。」

「掰掰。」影山僵硬地朝著那小鳥似飛奔往校門口,不時回頭對他燦爛回首、熱情揮手的男孩揮手。

 

- - -

其實沒梗就硬找MOYA聊天
她說想要來隻年下攻、吃醋男友XDDDDD
突然想到我好像有個梗可以拿來用,就把兩個元素組合一起了!
但最後似乎還是寫出了根本不一樣的東西出來XDDDD

我超喜歡各種亂親、偷親小飛雄的變態川,
還有煩死人熊孩子川! (無藥可救的阿歛(捧臉


评论(8)
热度(3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