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聖誕賀文 (浴室、黑手黨、男公關)

For Ru:Merry Christmas
※ Tag:浴室、黑手黨、男公關
※ 總覺得有點蘇啊XDDDDDD
※ 實在不會寫這類型可是又很想寫XDDD (虐)

 

聖誕節這個促進經濟與消費的大節日,商家們怎會錯過,無不開心地引頸期盼,在節期還沒正式到來前就躍躍欲試,打算趁這個節日推出新產品、促銷活動,讓年終的業績可以再一次攀升到高峰,順勢將年度目標達成領了年終好過年。走在大街小巷,放眼望去都是一片讓人眼花撩亂的聖誕紅,耳邊響著耳熟能詳的聖誕組曲,期便漫不經心的人也知道,聖誕節到來了啊。當然在居於東京心臟,新宿最繁華的歌舞伎町──不夜之街中也是如此。

 

日本明明就不是基督教國家啊。

日向站在商場裡琳瑯滿目的聖誕裝飾櫃前苦惱不已,東挑挑、西撿撿總算把前輩交代要買的聖誕裝飾品都買齊了。

 
 
這天上班前接到前輩A的電話,剛洗完澡的日向還頂著一頭微濕的髮正走出浴室,腦子裡面還想著等會兒晚餐要吃什麼,手機便鈴鈴作響,將浴巾批在肩膀上也還來不及擦乾濕髮,便撲向放在床邊的手機。是前輩打來的,他趕忙接起來。「喂,前輩。」電話裡話語感覺很急,叫他在上班前去附近的商店買一些布置聖誕樹的裝飾,金蔥要華麗一點不要挑太俗氣的顏色、鈴鐺要精緻一點但不要太吵,還順便叫他憑直覺隨便挑選一些拐杖糖或者小天使的吊飾,然後上班時順便帶去公司。 

只好在路上隨便吃了。

買完東西的回程,路上下了一場微雨,好在出門時候有記得帶傘。日向朝著夜空撐開透明的傘,在銀針般的細雨中走過熱鬧的街,並小心不讓雨滴灑在自己的西裝上。在大學畢業以前,明明都是T-shirt搭配運動鞋這種休閒穿著,不過三個月他也把西裝穿得很熟悉了,一開始還不會打領帶,還曾因為打太緊勒到脖子而呼吸不順滿臉通紅,被店裡的前輩徹底嘲笑了一番。

日向為此還消極低落了半個小時。

後來是店主很耐心地手把手教了他很多,包括身上這套沉灰色的西裝也是他送的,雖然和前輩們帥氣的西裝比起來稍顯陳舊,但料子很好,可是店主看日向有潛力才把這身的戰鬥服送給他的。就像日向平時會把最喜歡的勝丼店家介紹給最好的朋友一樣。

所以日向決定要努力,在這行業中嶄露頭角成為TOP1,成為向店主一樣帥氣的男人。

 

打開男公關俱樂部Corbeau的後門,日向把提袋裏面的裝飾一一拿出來。「前面有沒有人能來幫忙!」大廚從廚房裡面叫喚,日向便匆匆跑去。「那邊那些玻璃杯需要擦一下。」因為今晚大概會開很多香檳王,他便被交代了幫忙擦拭玻璃酒杯的工作。

穿著黑襯衫的前輩A捲起袖口,正朝著聖誕樹的頂端掛著塗著金漆的金色星星,跨坐在梯子頂端他一直覺得梯腳步不穩。

再三調整了還是覺得怪,看見正把玻璃杯用托盤端出來的日向:「喂,日向,來幫我扶著梯子。」

「好的,前輩。」橘髮青年把手裡的玻璃杯放好放正,擦擦手,便機伶地跑到聖誕樹旁邊,雙手牢牢地固定著梯腳。

「謝啦,有你在真好,你挑的這些聖誕裝飾也很不錯。」

「嘿。」日向笑得燦爛,卻有一點害羞。

高中畢業以後的日向來到東京讀大學,畢業以後就順勢留了下來,但東京身處日本的心臟,在這地生活實在昂貴,畢業至今也三個月了,不喜歡讀書的他在畢業後,沒有再升學便直接投入職場。即便已經年過二十歲了,卻還是長得一張稚嫩的臉,這幾年日向也陸陸續續增添了一些身高,終於躋身170的行列。他是個快要過了三個月試用期的實習男公關,大學時期一直在速食店打工,大四畢業那年被發了名片,莫名其妙便被說動了,到男公關俱樂部上班。三個月的時間,他終於可以脫離整夜只能在街上吹冷風、發傳單的小菜鳥生活,店主也開始願意讓日向嘗試在前輩的帶領下,來接待客人,許多來到俱樂部消費的姊姊們,都覺得他很可愛,回流率也頗高的。

那個很有潛力的小不點啊──前輩們都是在背後這樣說日向。

 

「歡迎光臨Corbeau!」

 

「哇,好厲害,前輩好厲害,竟然讓客人點了香檳塔。」一個晚上,日向的眼睛總是閃閃發亮,誰又開了酒誰又點了香檳王,都會得到他滿溢出來的讚美。就像此刻的他正用著羨慕景仰的眼神望著一旁的將灰髮梳弄得沖天,其中錯落著黑髮的高大青年。

日向也很幸運地分到了其中一杯香檳,說著便開心地喝了起來。

「嘿嘿嘿嘿嘿。」忍不住被捧得高高的前輩,總是志得意滿的眉眼又再度高高地挑起,金色瞳孔裡滿是得意:「我果然是最強的!」

「但有時候一整個晚上都在角落耍廢啊。」一旁的黑髮青年倒是忍不住低聲吐槽,看上去睡眼惺忪的藍眼睛還是淡漠。

「喂!」



聖誕節的生意特別好,預約爆滿,還需要限時兩小時才夠應付洶湧的客量。除了店主特別留下的一張空桌。日向不時好奇地回頭盯望,連連出神。

「日向!專心。」

「抱歉。」

雖然平常Corbeau也有招待男客但相對少見,所以當店主親自領著客人踏過走進Corbeau的大門,踏過紅毯時,日向不免多看了幾眼,即便身邊還有客人在,但整個心神都被好奇心給勾著走了。好酷是黑衣人,看起來就是黑手黨分子,中間披著貂皮大衣的那個是他們的頭頭的話,兩邊穿著筆挺黑西裝的都是保鑣吧,有保鑣實在太帥了啊啊啊啊啊。但旁邊那個眼神冰涼,神情有點冷漠的人怎麼有點眼熟,日向覺得他眼熟到自己好像可以在下一秒叫出他的名字。

「影山!!!影山!!!你怎麼在這裡。」

「日……日向!」對方先是愣住,卻瞠大了眼睛。

「跟我回去。」說著影山就朝著日向衝了過來,伸出那裝戴著黑色皮手套的手一把將坐在貴妃椅裡的日向拉起來,不故顧忌人們的驚訝,就這樣拉起他的手,執意往門口走。

「你在幹麼!我還沒下班欸。」

「欸?欸?欸?」現在是什麼情況,日向還來不及回頭向同伴求救就硬生生被拉出了店外。

「放開我啦!!!」一路上日向大聲嚷嚷,掙扎,在影山的手下扭來扭去,兩個人的行徑讓路人側目。

影山半拖半拉半抱的,終於把在路上幾乎是跟自己扭打的日向弄回了自己的家裡。

弄到後頭兩人都一身狼狽,影山把日向推進浴室裡,沒有把他身上的西裝脫掉,就嫌惡地轉開溫水,用蓮蓬頭往他頭上澆下去:「渾身都是亂七八糟的女人香水味。」

日向特意梳弄過有型的橘色頭髮,髮膠順著水流被沖下了下水道,髮絲濕漉漉地垂下,軟綿綿地服貼在頭上。

「喂、喂、喂,你幹麼啊影山,我的西裝都被你給毀了。」不受控制又有點生氣的日向弓起身,像小狗狗一樣猛然左右甩,抖了影山一臉的水。

「不要亂動。」影山用上臂抹去臉上的水,雙手壓住日向的肩膀。

「我只有這一套西裝啊,我明天上班怎麼辦。」日向生氣地朝著影山的手臂,就是連咬攻擊,雖然隔著一層衣服,影山根本不痛不癢。

影山悶悶地道:「不要再去那種地方了。」

「你以為你是誰啊。」日向語帶怒氣,抬頭無所畏懼地對上影山的眼睛,「你也管太多了吧,影山,你現在是用什麼立場跟我說話。」日向有些生氣,說話不留情。

「……」換影山說不出話來了。

「你說啊你說啊你說啊。」日向瞪視著他。

「因為我喜歡你!我喜歡你!這樣可以嗎?」影山吼回去。

「啊,所以你是在,吃、醋?原來你喜歡我啊。」日向盯著影山,認真地道。

 

「所以你怎麼會出現在Corbeau。」

「我們的老闆是個Gay,最喜歡泡俱樂部被年輕男孩給包圍了。」

「你們到底是誰發給他傳單啊,說得天花亂墜,他自從上個禮拜拿到傳單以後,就說要來。」

「……絕對不是我!」日向明顯心虛起來,他實在不確定自己為了脫離發傳單這個無聊的工作,說了多少浮誇的廣告詞。

「咦?那你現在……在這裡……你的老闆?」

「糟了,我的老闆!!!」影山像是突然從暴怒的情緒中醒來,一臉猶如雷劈的恍然若世,他完全忘記自己也正在上班了。

「好笨。」日向原本生氣的情緒突然雲開樂見,笑顏乍現,像突破雲霧的月光,「跟高中的時候根本沒兩樣。」

「你自己還不是一樣,單細胞。」影山用力地揉亂日向的頭髮。

日向抬頭迅雷不及掩耳地抬頭在影山的唇上啄吻了一下。

影山愣了一下:「到哪裡去學了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前輩說要教我大絕招,用動靜擾亂敵人,再出奇不意。」

「我是你的敵人嗎!」影山似乎這兩個字很敏感。

「哈哈哈,以後要常來捧我場喔,這樣我就不當你是我的敵人了。」

日向調皮地雙手搭在影山肩上,把他也拉進了浴缸裡:「聖誕快樂。」

白瓷浴缸裡面擠了兩個西裝男子,似乎稍顯有點擠,但要濕就大家一起濕吧,誰叫你毀了我一套西裝。

 

Fin.


评论(7)
热度(2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