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岩】讓子彈飛一會兒

※ 特務AU
※ 11/14排球Only 無料
※ 謝謝大家來攤位上把無料都拿光光了 (*´▽`*)

狹路相逢,讓人分外眼紅。

在自己的場子上遇見008是及川徹始料未及的事情,臉上原先掛著的迷人神采,瞬間冷凝了幾度,修長西裝褲下擦得光亮的小羊皮鞋也在紅毯上稍頓了一下。

通往宴會廳的長廊就只容兩人並肩,從對面大步走來的黑髮青年,任憑及川的手腕再怎樣好,也無法不避免與他正面交鋒。

「呦呼,008老弟,好久不見了,你最近混得不錯嘛。」明明心頭不悅,有一百萬個從背後弄死對方的理由,及川卻還是笑瞇著一雙眼睛上前攀談,褐色的瞳孔裡幾分冷意,狐狸似的笑容裡面藏著桀敖不馴與輕佻。

若再仔細端詳,還可以注意到他唇下咬得緊的一口白牙

「前輩承讓了。」代號008的影山,還是一副畢恭畢敬的態度。

真是討人厭!根本賣乖!賣乖!

及川內心上演著與表面完全不同的戲碼。

只要想到眼前這個比自己年輕的傢伙是怎樣緊追在自己後面這件事實,心情就怎樣也好不起來。他可是拚命才拿到了007的資格,怎麼可以輕易拱手讓人,更何況是眼前連毛都沒長齊的小鬼,想到就讓他覺得煩。

「前輩我還有事,先走了。」對方朝及川點頭示意,便越過及川的肩朝他身後走去。

「去、去,快去,別耽擱了。」卻在對方轉身遠去後,瞬間卻變了一張臉

及川忍不住對著藏在自己燕尾服裡的竊聽器抱怨道:「小岩,那傢伙實在討厭死了。」

線路另一端的岩泉卻毫無反應。

「小岩、小岩。」

「懶得理你。」岩泉冷淡地回應。

 

岩泉一取下監聽耳機隨意放在桌上,將兩手舉向空中,往後伸了個懶腰,扭轉座椅,抬腿、起身走向茶水間。

他從杯架上取下了自己慣用的馬克杯,那是一對顏色非常不協調的一雙對杯中的一只。及川不知道哪一年出任務時候,從當地帶回來的紀念品,並強迫岩泉在總部使用。杯子的用色強烈、大膽、衝突,簡直像是命案現場打鬥後留下來的各種液體噴濺而成。真是讓人不敢恭維的美感。

岩泉打開上方的櫥櫃,拿出兩個茶包扔進杯裡,轉身按下熱水,為自己沖泡了一杯熱茶。

他雙手端著冒著熱氣的茶靠在牆邊,湊近唇邊喝了一口,明明很小心卻還是燙到了舌頭。

燙得他差點摔了手裡的茶杯。

 

這是他的工作──特務後勤官,每天的工作便是在辦公室裏提供遠端特務們所需的即時資訊,當然還有監督著他們的任務進度。閒來沒事時喝喝茶、配點小點心也是被允許的,尤其是他所負責的可是那位主子。

及川 徹。

當別人都在拯救世界、投身槍林彈雨之中的同時,及川卻是流連在一些紙醉金迷的宴會中。憑藉俊秀出眾的外表、靈活的交際手腕讓他在取得資訊上無往不利,高調的作風也讓及川總是能一出現便成為全場焦點,像朵交際花似的,若被其他特務知道他總是在幹這種有bonus,好吃又好拿,身邊還有美人相伴的缺,肯定會想把它這朵花的莖幹握在手中,然後狠狠捏斷吧。更慘的是,如果被敵人知道了及川的特務身分,大概也很好瞄準,成為標靶,把及川瞬間桶成馬蜂窩。

岩泉一已經想不起來這是他自己進入單位後的第幾年了。他從小便跟及川一起長大,及川去了哪,他便去哪,他去了哪,及川也會在那裏。當及川順利進入單位的時候,岩泉也在這裡有了位置,他便忠實地持守著這個工作到今天,與其說是責任心,不如說是他想成為及川身後最強大的後盾。

這個工作其實很不錯,薪水優渥,上下班時間彈性,主要是和所負責的特務配合。而且做為及川的搭檔很輕鬆,聰明如及川根本從不用讓人擔心,也讓岩泉可以花時間專心在工作裡面,不需去背負另外一個人的業務。空閒的時候,岩泉會一起參與槍械的改造,讓特務們的配備更加精良,然後他會私心地將自己認為最新、最具效用的槍械都歸到及川名下,當然這事情他不會對第二個人說。
但說到壞處,就是必須監督及川這隻花蝴蝶翩舞在群花之間的動態,如同現在,及川正對著一些高貴的女性,說著諂媚、阿諛的甜言蜜語(垃圾話)。

更多時候,岩泉只想直接拗斷他的蝴蝶翅膀。

 

等岩泉回到監控台前的時候,場景已經從衣香鬢影的奢華晚宴,轉變到不知道哪裡了,岩泉正準備重新定位及川的位置。

當他把桌上的監聽耳機再次戴回頭上,裡面卻傳來隱隱的呻吟聲,岩泉第一時刻的反應卻是皺眉。

及川你真是骯髒,逢場作戲做到這種地步,連這種聲音都敢讓我聽,你回來就死定了!

岩泉拗著指節,發出清脆的聲響。

但隨即他發現不對,因為這聲音非常熟悉,發出聲音的不是別人,正是及川。

岩泉的神經瞬間緊繃成一線,他雙手在鍵盤上飛快地翻騰,定位著及川的位置。

看似鎮定,實則慌亂。

不該去泡這杯茶的,真是該死。

 

反間計。

本來以為可以輕易到手的資訊,卻是敵人狡猾的陷阱,更何況對方是被及川認為已經被自己迷得神魂顛倒的女性,本以為只要再循循善誘便可從她口中套出此次任務的重要消息,真是失策。其實途中,及川曾有幾度嗅出詭計的端倪,但明明察覺了他卻仍舊逞強,為了完成任務還是沒有中途抽身。

最終只好吃下自己決策錯誤的後果。

及川躲過了敵人從後腰想要刺過來的短刀,卻沒躲過了前方不長眼睛的子彈,他掩著下腹不斷從襯衣裡擴散出來的鮮紅,忍痛在長廊上奔走。直到路的盡頭在眼前,他立即做出反應,破窗而出,忍著碎玻璃劃過皮膚表層的刺痛,躲進黑夜之中。

及川不斷失血,從傷處流出來的血液像是把生命的力量與溫度都一起帶走。疼痛襲來,讓及川每一根指尖都在發顫。

光潔的月色下,他的眼前卻是一片漫天散開的黑暗,及川努力睜著眼睛,強撐著,不讓自己失去意識。

「小岩,我好……痛,你……怎麼都……不……回應我。」

 

岩泉找到及川的時候,及川梳洗得漂亮的頭髮已經散亂不堪,滿額冷汗,難得的狼狽不堪。

蓊鬱森林中的一處樹下,及川的背靠著樹幹。

及川望著岩泉的眼神有點渙散,虛弱地問:「你……怎麼這麼……慢?」

岩泉脫去及川黑色的燕尾服,用力地把及川的襯衫從扣子的接縫撕開,一排扣子噴濺而出,昂貴的布料瞬間成兩半。

「啊,嘖,小岩……你手勁怎麼這麼大,一點也不……憐香惜玉。」及川吃痛地哀嚎,手虛弱無力地靠在額間,冷汗直落,腹部不斷滲血出來,言語卻還是輕佻。

岩泉拿著被撕裂的白色布帛,壓著他腹部的傷口企圖止血。

「我是後勤技工,又不是醫生。」

「你……這是要……活活痛死我……嗎?」好痛。

「比起不會使用武器的人,我更討厭因為女人而忘記反擊的笨蛋。明明給你的武器都是最棒、第一流手工打造的。為何你每次都可以弄得半死不生的鬼樣子回來?」

「小岩……我痛。」

「痛死你活該。」岩泉嘴邊說著狠話,眼眶卻不爭氣地紅了。

「小岩……你有沒有看過一部中國電影……叫……讓子彈飛……好險那顆子彈有在空氣裡飛一會兒……不然你現在可能就……小岩……我好痛。」

「痛就不要浪費力氣說話啊!笨蛋川!」

 

在岩泉把卡在及川體內子彈碎片都挖了出來之後,及川緊繃的思緒終於放鬆下來,安心地痛暈了過去。

好在及川腹部的傷口血都止住了。

岩泉將疲累的眼睛緊閉了幾秒,剛才他緊繃地連一秒都不敢眨眼。他的雙手都是及川的血,滾燙、刺目的紅,卻慢慢在他手中冰涼、乾涸,最後凝固成塊,依附在皮膚的紋理上。

岩泉用稍微乾淨的袖口擦去及川額間的冷汗,深怕及川的內臟有被餘彈波及岩泉不敢隨意搬運及川,小心翼翼在不碰及及川傷口的前提下,讓及川的頭靠在自己胸口,岩泉用自己的大衣外套裹住及川,用自己的體溫溫暖及川,以免他失溫。

在黑夜中,等待信號被其他夥伴接收道盡速前來救援。

「下次發生事情就逃吧!狠狠地逃走,任務有沒有達成都無妨,完美形象破滅也無所謂,面子沒有這麼重要……根本一點都不重要。」

「我只要你活著回來!給我平安回來……回到我身邊!笨蛋及川。」

岩泉低聲在及川的耳邊,一遍一遍反覆地說著。

 

「及川 徹!」

但當及川醒轉之時,等待到了卻是岩泉惡狠狠的威脅和兩計拳頭,當然岩泉都有避開及川下腹部才剛縫合的傷處。

「下次再發生這種事情,就逃走!敢再為了女人受傷,我就把你打到連你爸媽都認不出來。」

 

Fin.


- - -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沒頭沒腦的文XDD。這個腦洞是去年春天剛入排球坑的時候蹦跳出來的,原貌不是長這樣但寫著寫著就變這樣了。當初最先浮現的應該是007電影裡面,龐德往搭檔身上灑鑽石的畫面吧, 老實說還蠻情色的。


评论
热度(2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