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雛】第一支舞

* Phycho pass 2 衍生
* 東金朔夜 x 雛河翔
* 一年沒寫東雛了,純練手感 ゚゚(´O`)°゜゚
* 極限挑戰六十分│014


少年剛從睡夢中醒來,坐在柔軟的床上,還點頭打著盹。他已經好久沒有這樣無憂無慮的安眠了,吃飽穿暖的日子,離他好遠好遠,遠得不復記憶。

男人一踏進來,看到的就是少年這副半夢半醒、嬌憨可愛的模樣,嘴角忍不住上揚。他還真是撿了個有趣的小寵物回來。

「今天就穿這套。」男人穿著三件式的西裝,每一個鈕扣都扣上,身上完美得彷彿沒有一絲瑕疵,拎著一套英倫式的襯衫、吊帶褲走了進來。

「早安。」少年乖乖地問安。

「真乖,昨晚有睡好嗎?」他坐在床沿,傾身向前溫柔地撥開遮住少年眼睛的酒紅色蓬鬆亂髮。

少年慌亂地想掙扎。

「這麼可愛的雙眼,不想讓我看見嗎?」三天裡面不知被澆灌了多少甜言蜜語,大概一輩子的羞赧都在這些時間裡面承受了。

少年卻還是不能習慣地臉色炸紅,頓時失去抵抗力,任由男人將他額間過長的髮勾至耳後。

復古的穿衣鏡前。

男人的胸抵著少年的背,下巴抵著他的肩膀,雙手越過他的腰際,為少年將胸前襯衫的扣子一顆一顆都給扣上。

「轉過身來,我幫你打領結。」雛河翔乖乖地轉身。

在經歷了稍早在男人面前脫下睡衣,讓他為自己穿上褲子、在肩上扣上吊帶,還有幾分鐘前那樣羞恥的扣鈕扣日常,他覺得自己已經不能再更無地自容了。

少年任男人漂亮的手,在自己的脖子上繫上了黑色的緞帶絲帶,白皙的手背骨節分明,他打了個漂亮的蝴蝶結。

男人上下打量著少年,隨後十分滿意地笑了。

他笑起來還真好看,雛河不由得看得入迷了,一雙眼睛就這樣熱切、不帶掩飾,直勾勾、傻愣愣地盯著他瞧。

「小翔,還真可愛。」當然男人早就發現了,只是獎賞似地在他的右邊臉頰上親了一下。

看著少年稍微和緩下來的臉色,又驀地通紅起來。

/

三天前.

雛河坐在長桌前,面對滿桌的食物,眼睛發亮,如果不是因為他的個性比較內向害羞,口水應該快流成河了吧。三天三夜沒吃東西的飢餓讓生性內向害羞、心思細膩謹慎的他,丟掉了全部的理性思考,對著陌生人地來的食物沒有戒心地便是一陣狼吞虎嚥。

「好吃嗎?」男人問。

他猛點頭,怕不回應男人會將他嘴裡的肉給抽走似的。

「你叫什麽名字?」男人支著下顎,玩味地看著他。

雛河抬起了藏在紅髮下的眼睛,怯生生地道:「翔……雛河翔。」

「真是個名如其人的可愛名字啊。」男人一邊把玩著他翹亂的酒紅色頭髮,一邊讚美著他,雛河只覺得一陣羞赧,耳根子紅燙,心臟加速跳動。

卻不知道至此之後,會是每天的家常便飯,不用討主人歡欣,便會一直得到的──讓人害羞的獎勵。

/

算算他到這裡來也三天了。

雛河翔原本是個少年扒手,他在電車上遊盪,算準了人潮兇猛的時段,準備下手,卻因為太餓了而在電車上昏暈過去,而且不偏不倚就是昏在他的懷裡。便被男人給撿了回家,雛河醒來時後已經身處此地了,他也就這樣自然而然地在男人像宮殿一樣空蕩得不可思議的宅第裡住了下來。至於為何這樣富貴的男人會出現在電車上,卻讓他苦思不得解,但深究下去好像沒有意義,他便放棄了。
不過三天時間,好衣好食、噓寒問暖,雛河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被豢養一般的生活。

一整天他所要做的就是陪東金先生到處晃盪,到處遊玩。

用過早餐之後,他們一起在馬場騎馬,中午在河岸邊用過午餐後,下午便在書房消磨時間。

東金先生有一間堪比圖書館的書房,雛河一踏進去便目瞪口呆,看著挑高室內,一排書櫃群形成的迷宮,久久說不出話。

「喜歡嗎?」東金問。

他只一味地猛點頭。

東金先生坐在窗邊針織紅木的骨董椅上,而雛河搬了一疊半人高的繪本,在他腳邊席地而坐,在書堆中,和平地度過了愜意的午後時光。

/

吃過豐盛的晚飯後,雛河睡意沉沉,卻被東金先生拉著手走向一道陌生的門。

「跟我來,你一定會喜歡的。」

推開高大的華美的雕塑的木門,映入眼簾的是空蕩卻繁麗的宴會廳,天花板上吊掛著絢爛的水晶燈,

如果有特別的節日,在這裡一定會有盛大的舞會吧,雛河心想。

透過落地窗還可以看見潺潺的溪流,廣闊的青草地。


「你會跳舞嗎?」

雛河誠實地搖頭。

「沒關係,我教你,牽著我的手。」

他的手被握持在東金的大掌裡,東金先生的溫度直接從他握緊自己的掌心傳來,讓雛河覺得彆扭不已。

音樂響起。

東金的另外一隻手扶著他的背,他笨拙地隨著他的步伐前進、後退,隨著他的牽引在光潔的廳堂翩然起舞。

「看著我。」

他便乖乖地抬眼,望著東金的眼睛。

他想他自己大概永遠都不會忘記這雙銳利、玩味卻溫柔的眼睛。

和這雙眼睛的主人吧。


Fin.

评论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