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 / Love Me Tender

→ 上班族同居設定

晚上七、八點,正是飽餐過後,婆婆媽媽東家話家常、西家說閒話的時間,影山剛離開公司,一襲貼身的黑西裝依舊整齊如同剛出門之時,但一雙眼睛卻顯疲態。

因為住得離車站很近,他習慣步行上下班,沒過多久他便踏著沉重的步乏回到了社區。突然,他像看見什麽一樣,熟練地加快腳步,快速地穿越過社區中庭,彷彿是探險隊穿越過藤葉蔓蔓的叢林,以俐落的身手,從萬花叢中過卻片葉不沾身。

其實在社區中庭並不是盛開著在熱帶荒島的食人花群,但也是讓人遠遠看就避之唯恐不及的存在──望見青年才俊就見獵心喜,想幫忙介紹對象的婆婆媽媽們。你只要看過她們,就不用看Discovery或者國家地理頻道了,完全身臨其境體驗了大草原上的生存法則,羚羊如何在流著口水的狩獵者牙下討生活。

而他們身邊吵雜追鬧、留著鼻涕、扒著地上泥巴的小孩,在他眼睛裡面更是妖魔鬼怪等級的,一樣令人顫慄。天知道他們哪根筋不對的時候,會往自己身上撲來,打也不是罵也不是,別人家的小孩。

所以他選擇頭也不回地邁開步伐,大步向前進,不遲疑不回頭不反應,深怕被叫住就難以脫身。

終於順利地按下了電梯上樓鍵。

逃脫成功。

 

/

 

大學時期的影山和日向同時成為了國家排球代表隊的成員,為了學校跟球隊的交通方便,也順便省錢,他們就在離車站步行10分鐘距離的地方一起承租了社區型的電梯大廈某層的某戶,開始了他們的同居生活。雖然後來並沒有繼續在球場上活躍著,卻仍舊住在這棟,還用幾年存下來的積蓄把房子給買了下來。

在比賽中受了傷了影山,沒有繼續打球,便在引薦下進入了某知名運動品牌的排球部門擔任策略規劃的職位。而日向則是順利應聘成為了附近中學的體育老師,繼續每天打著他所熱愛的排球。即便總是有學生向學校反應日向老師教授排球的比率實在太高了。他們想要打籃球,拜託讓他們打籃球。

按了自家的樓層後,他便靠著電梯,閉眼小憩。

他今天不但中午沒有休息,也至今未進食,影山捏著自己的眉間,想到公司的事情就一陣頭痛。今天得知了競爭品牌也打算要進入排球市場,而且還跟進現在部門正在進行的主打策略,便讓人煩躁不已。

他想著等會兒一定要把浴缸放滿熱水,然後痛快地泡澡,把一整天的疲勞都衝到下水道。

還有一天未見的同居人的笑臉,他應該會像隻小麻雀似地跟自己交代今天一整天的趣事吧,想到此,嘴角便不自覺地上揚。

但才剛踏出電梯,稍微提振的精神卻被打得煙消雲散。

「影山先生剛下班啊。」來人是住在對門的青柳先生。

「對啊。」影山回答。

「請問青柳先生有事嗎?」

「哪,這是帳單,一共三千五百元。」

「給我的?」

「是。」

根本是收到天外飛來的三千五百塊的罰單,從對門鄰居手上接過輕飄飄的一張薄紙,影山的心卻沉甸甸,像被人從脖子套上了玄鐵鑄造的枷鎖。他定睛看,上面的名目寫著大門換鎖,金額3500元。

明顯是一張來自鎖匠的收據。

青柳先生接著說:「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影山先生,你們家的門三天兩頭的都沒鎖,更誇張的是今天外面那扇竟然還沒關,實在太令人擔心了。我經過管委會的同意,便在委員的同意下找了鎖匠幫你換了門鎖。」

「這是鑰匙兩把,給你,麻煩您盡快把我先幫你墊的三千五百元還我啊。」

「啊,好的,抱歉真是麻煩您了。」影山接過鑰匙後,便向青柳先生深深一鞠躬,滿是歉意地回答,不僅是心裡淌血荷包更是淌血,工作一天累得跟條狗似的也未必賺得到這筆錢啊!

三千五百塊。

「謝謝、謝謝,真是麻煩您了。」

「不會,下次請記得鎖門啊。」

用新鑰匙轉開門,總覺得有股奇怪的感覺。開門、關門,影山放下手中的公事包,一張臉瞬間沉下來,本來對鄰居和氣的面目全改,轉變成一臉陰沉,右手往身後的門板就是用力地一槌,激起「碰」一聲的巨響。

「日、向、翔、陽!」影山咬牙切齒,差點沒咬碎一口白牙。

 

/

 

九點整,剛結束了排球社的團練、卸下指導教練的工作,才剛到家的日向,一進門便感受到強烈、不尋常的氣氛,那是撲面而來名為危險的味道。

但即便他絞盡腦汁,也想不出自己今天幹了怎樣會讓影山情緒不佳的壞事,自認是一清二白,那就肯定是公司的事情了吧,但礙於不想招惹麻煩的經驗法則,他還是選擇墊起腳尖,輕手輕腳地想要滑過客廳的木質地板,從沙發後面溜走,躲避影山的視線,然後潛入房間。

「你想去哪裡?」但憑藉影山如老鷹隼般銳利的洞察力,怎麼可能沒有注意到日向的蹤跡,從他還在門口時,他便察覺了。 

日向乾笑:「你回來啦。」

「對啊,你看得出來嘛。」坐在沙發上的影山還沒把西裝褪下,沉著臉的模樣,要不是日向已經確知自己回到家了,他還以為參加了某企業的主管會議呢!

「對啊。」其實也沒很明白影山生氣的原因,只當他是周情性地情緒低潮。

「那怎麼連最簡單的出門時,要鎖門這件事情卻不知道呢?」

「呃,抱歉。」原來我是忘記鎖門了啊。

「我跟你講過幾百遍了吧,出門時候要鎖門,你怎麼都沒在聽。你有長腦子嗎?」

「對不起嘛,因爲有學生拜託我幫他們加強訓練,所以出門的時候很急,就只是把門給帶上了,忘記鎖了。不過,我今天好像根本沒帶鑰匙出門欸,可是你怎麼知道我沒鎖門?」

「因為鄰居幫我們家整扇門的鎖都換掉了。」

「喔,是青柳先生嗎?他人還真好。」日向自顧自地說。

「好個屁,你知道這樣沒事就浪費了三千五百元嗎?足足花了我三千五百塊錢哪!你說,你要怎麼賠?」影山憤怒地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到日向面前,俯視著他。

日向已經好久沒看見影山這樣強烈投射出讓人無地自容的責備眼神了,一時之間還真不習慣。

「對不起嘛影山大人,拜託原諒小的,你要我賠我也沒錢啊,因為我這個月的薪水……已經乾鍋了。」還沒月中就把薪水花完了,讓日向回答起來有點心虛。

「大不了肉償嘛!」他嘟嚷著。

「你說什麽?」影山回問。

深怕他聽到後當真,日向連忙否決自己的提議:「沒什麽,我隨便亂說的。」

「都是一家人,幹麼這麼計較,反正你的還不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嘛!」

日向技巧性地轉移話題:「你剛下班一定很累了,我幫你放洗澡水,等一下幫你按摩,這樣好不好!」

影山大人的眼色明顯和緩許多,日向吁了一口氣,當他以為自己安全的同時,卻又聽到影山徐徐道:「這還差不多,但,你剛才說的那個肉償……」

日向舉起手腕在眼前,查看了一下手上的電子錶,裝作苦惱地皺眉道:「啊,原來已經這麼晚了啊,明天還要上班,你快點去洗澡。」

轉身便要逃離現場:「我先去幫你放水。」

「你就現在一起兌現吧,這三點相互都不衝突啊,既然你都提出了這麼有建設性的提議。」

「不行啊,我明天還要晨練!」日向作勢要逃跑,才剛跨出一步便被影山攔腰抱起,他奮力掙扎卻無用,整個人讓影山扛在肩膀上,向浴室的方向走去。

「我下次會記得鎖門啦,嗚嗚嗚。」

太遲了啊,日向。

 

Fin.

- - -
可悲的真人真事,熱心的鄰居我謝、謝、你幫我換門鎖,害我差點被我爸花式吊打 (咬牙切齒)

评论(9)
热度(3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