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東 / 收藏品 (中)

收藏品(
http://tobeasone.lofter.com/post/38e3be_873195b

 
 

─ 極限挑戰60分│009 突發挑戰 
─ 新社員衍生,私設有
─ 寫作BGM: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iuNHCZY9eg

 


 

說是在想念也好,緬懷也罷。當時間過去,再多的詠嘆都失去了意義。每個曾經都可能被重新定義,愛與恨,甜蜜與苦澀,快樂與悲傷,只是事物的兩面。

 

直到遠到看不見妻子休旅車的車尾燈,東聲敏才緩步走出了所在的社區。休了半天假,閒來無事的下午,他不用再沿著走廊巡堂,記著打瞌睡的小朋友們的名字,然後記他們警告;不必再突襲檢查儀容不整齊、穿著拖鞋、或者在制服日穿著運動服的孩子,然後記他們警告。明明是雞毛蒜皮的小事,無謂又細如牛毛的規矩,卻是他必須執掌的義務。想來就覺得可笑。

 

在附近的公園散步起來,綠草綠樹,曾經帶著小雪滑過的溜滑梯、盪過的鞦韆依舊在那哩,一片令眼睛開闊的綠依舊綠,但他的心情卻是翻攪的。

 

他找了一處無人的長板凳便坐了下來。

 

打開了那個蒙了一層淡淡積灰的牛皮盒子。

 

「原來你在這裡啊,我找你這小東西找了好久。」

 

他本以為搬家之時被妻子當作是舊情人的贈物,便被處理掉了,心情因此低落了好幾天,接連幾天明明沒有下雨塞車、上班卻還是差點遲到了。如今又回到自己的手中。是如此不踏實,心卻又踏實。但那股會讓人甜蜜到心頭的感覺卻沒有留下半分,也許曾經有多幸福,在失去之後,就會有幾分入骨的疼痛。

 

東聲敏的家裡向來簡練整潔、一塵不染,書櫃裡就只會有書,電視架上就只有遙控器,電池整齊地擺放在電視櫃的小抽屜裡,眾多的電線也整齊地藏在隔間裡面。他不喜歡堆放零碎小物、裝飾品,所以來自親朋好友的擺設、藝術品、他不是拒收了,就是轉贈他人,但這樣的一個鯨魚雕塑卻一直都在。

 

所以其實,妻子在還未成為他妻子以前,就曾多次看過它,雖然不多說什麽,但其實隱約表現出來的態度都是,她很介意這東西的由來。

 

他總是說是多年朋友送的,說著他最慣常那套半虛半實的謊話。

 

多年,朋友。

 


 

物品的重要性往往不是它本身的價值,而是背後所蘊含的那些,說出來別人也無法同感一悟的情愫。

像是這只曾經長久棲息在他書桌上的透明鯨魚。在他面臨沉重的大學壓力時,在桌燈邊安靜地陪伴著他度過無數愁煩的夜晚。他在思緒打結、全部考試內容混雜在一起時,最常凝望的也從不是潔白的牆壁,不是窗外盈滿的月亮,而是它在光下翻舞的身影。

 

高中時期的東聲敏並沒有收人卡片與禮物的習慣,直到他成年以後,這習慣依舊不變。少時的他擁有一塵不染的房間,整齊的書櫃,乾淨的書桌,非常少雜物。即便是學校的桌子、抽屜,也往往只有放置著課本、紙筆跟衛生紙而已。但自從升上高二,與吵鬧的雷殷甲認識以後,他的生活裡面卻多了很多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就像他這列嗚嗚嗚嗚笛鳴不止的火車,莽撞突然地衝進他的人生。

 

在老家的書桌,右方的第二層抽屜一拉開,滿滿都是雷殷甲上課不專心時所傳來的紙條,筆畫凌亂,還有一大堆歪斜扭曲的塗鴉,和可笑的單細胞備註。但每一封都被他好好地保存了。長這麼大,一向自律的自己,第一次被老師責罵,還是因為不熟練地回傳紙條的生澀動作,讓他被老師發現了,想起來就好笑。

 

那些體育課無趣又單調的網球、羽球對打練習,安排在體育課後讓人睏意頻頻的國文課,數學課上無聊男女的座位安排、奇怪客人的購買需求、燈泡良率、射擊準度、路燈損壞頻率的良率不良率所構成的排列組合與機率,都因為他的胡鬧而繽紛了起來。

 

讓男子高中生最討厭的家政課,也是有趣非常。說話尖銳傷人又高傲的家政老師,總是喜歡在課堂上數落著他們笨手笨腳,不能準備自己成為好先生,以後肯定娶不到老婆。

 

趁著家政老師去別組檢查廚具善後的同時,雷殷甲正唯妙唯肖地仿效著家政老師高傲難搞的雞巴表情和誇張的動作,讓一組人都悶笑得隱隱作痛。

 

在老師狐疑轉頭的瞬間,一行人又像玩著123木頭人,一切如常,該裝盤的裝盤,該收桌的收桌。只是認真觀察,才會發現一切的有序都是假象。

 

雷殷甲總是笑得狂像在向他獻寶,搖著尾巴企望要得到他的稱讚一樣。變本加厲,卻又逗得他開心。

 

「我學得像吧。」雷殷甲讓東聲敏側耳過去。

 

雷殷甲的髮梢略過東聲敏的頸旁,立時激起他一陣輕顫,但他卻又裝得不動聲色。明明心底是各種蕩漾。

 

「你很壞欸。」東聲敏就在笑鬧間,推了雷殷甲肩膀一把。

 

別總是對我露出會這種燦爛笑容,實在讓人受不了。

 

東聲敏總得拉緊自己的理智,在失態以襖前別過臉去,不然他覺得自己的臉色一定會非常紅。

 

「笑什麽笑。」牙齒白啊。

 

他總是故作姿態地罵著他。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表現了打是情罵是愛的真諦,但他們卻浸泡在這種你在意我、我在意你的漩渦裡面,隨水流、任浪碎,卻不自知。

 

明明才認識了幾個月,就像認識了一輩子一樣,認真想起來都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也許這就是命運吧。

 

 

 

社團練習後,儘管累得筋疲力盡,東聲敏回到家以後仍會繼續挑燈夜戰。夜闌人靜,當他困於背不起來的國文課文、無法完全消化理解的數學公式,應該苦惱、煩躁到想撞牆的當下,只要看見那尊玻璃的鯨魚雕塑,就會忍不住、不合時宜地傻笑起來。唉,明明出於最吵鬧、撒潑、幼稚的人手裡,為何卻是最安靜、讓人舒心的禮物呢?

 

在走過了當年與他相遇時歲數同樣的年日後,再回頭看,那也不過就是千百萬個從工廠生產線上誕生的商品之一,也許原料來自東方、設計源自西方、製造匯聚南方,經過了時間的海流,至今仍舊在全世界的海生館的紀念品部門流動著,上頭貼著不同語系的新舊標籤。只是這隻是透過了雷殷甲的手游到了自己手中,所以不同。

 

在它背上所銘記的,是年少時期無所懼怕、指天畫地的嘻笑辱罵,是一份的只為今天而活為今天而愛恨的灑脫,還有被放在心上的甜蜜,即便他總是不表現處來,只在心底偷偷竊喜、歡欣。

 

那是一個特別的情境、一段難忘的時光,一份特別的感情,一段被寄託在上面不容抹滅的生命片段。因它被賦予了不同的意義,所以對他一人而言,特別。

 


 

TBC.
- - - - 

 

一直找不到可以恰當抽換詞面的詞語,我的量詞庫,快爆炸了 (汗)

评论(9)
热度(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