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東 / 收藏品 (上)

極限挑戰60分│009 突發挑戰
新社員衍生,有劇透
實際寫了65分鐘 (超時嗶嗶)
寫作BGM: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iuNHCZY9eg

 

/

他在房市稍顯低迷的此時,把房子以市價的八折賣了,拿到了現金以後,將房貸都還清了,然後把剩下的錢全部匯到了妻子的戶頭。

這個住了十年的地方,終於要說聲再見了。

這個姑且叫做家的地方。

東聲敏抬頭望著二樓,緊閉的窗,放下的窗簾,乾淨的窗台上只剩下空蕩蕩的黑色鐵圍欄。曾經那裏在春天時候,嘉德利亞蘭都會盛開,飽滿翠綠的葉,姿容艷麗的花,白色的蝴蝶飛舞在其中。凡走過、路過的人,都會忍不住佇足觀賞。有時甚至會向他打聽那是什麼花,怎麼那麽美,可否割愛。

他都客氣地婉拒了。

但洋蘭中的女王最終還是免不了被當成禮物的命運,他將他們通通分送給鄰居了。像他一再壓抑、隱忍、勉強自己,卻傷害周遭的人,故事的最後好像沒有任何人是幸福的,但到底失去了什麼、又得到了什麼,現在的他也說不清楚了。 


他在門口等待著許多日不見的妻子,這天是平日的午後,他特別休假就是要把房子最後的事情都打理好。所以在門口來回走動、徘徊的時候,並沒有鄰居上前來關切。他想他們大概也知道了自己離婚的事情了,即便看到他,也不會貿然上前攀談吧。

午後時分,本來打算直接去妻子的住處,取回家裡的鑰匙再一併給新屋主,但被拒絕了,後來他們約了下午在家門口見。但後來新屋主來電通知,說他們會換掉所有的鎖所以不用把鑰匙回收給他了。

他又再撥打了一通電話去給她,通知她不用前來的。手指飛快地在按鍵上輸入了妻子的電話,因為業務關係她並沒有把手機號碼換掉,還是他熟悉的那個號碼。

等候接聽的鈴聲讓他以為她不會接起她的電話,直到電話那端想起她不慍不火的嗓音。

「喂。」

「新屋主說鑰匙不要給他了,那你也不用特地跑一趟了。」

「嗯。」

「我還有東西要拿,也有東西要給你。」

「所以等會兒見。」


他和妻子簽下了離婚協議書,和平分手。相處了這麽多年,從交往關係到走入婚姻,他們共同孕育了屬於他們的孩子,成為了彼此最親近的存在,但心的距離卻始終停在那裡,像是在地板上用粉筆畫出的一條白線,他在這頭,而她在那頭。她曾經努力過、相信過,卻仍舊無法帶領他到屬於她的那一端,在數次的碰觸、祈願都無果後,她放棄了。

到最後他們已沒有任何話語可說。

他問小雪,你要跟著爸爸,還是媽媽呢。

小雪不看他一眼,小聲地說了聲,媽媽。

他沒有再繼續問下去,所謂的原因。

她便接著說了,因為我不想再看見媽媽哭了。

沒有愧疚是假的。

他喜歡過這個女孩,但最後留下的卻是傷害。

他依稀記得與她共度的青春韶光,是快樂的,她汗水淋漓卻仍不感疲憊的年輕面容,獨立、堅強,即便在最不安失措的時候,在他面前露出的也是微笑的臉。在遠距離交往時,書信往來的字裡行間是那樣真摯的情感。

就這樣了吧。

他曾想過,一生就這樣簡簡單單、平平凡凡與她度過。

但他終究辜負了她的心。


妻子從家門口搬出最後一些的行李,單手扭開門把的動作有些逞強。

他上前想要插手幫忙,卻被制止了。

她一個眼神掃過來,就讓他的雙腳彷彿瞬間冰凍在原地。

將行李放上了休旅車的後車廂,她倚著駕駛座的車門。他看著她在皮包裡翻找著,最後掏出了一個褐色的牛皮小方盒。

「這個是你的吧。」

「小雪在打包的行李裡面找到的。」

「她很喜歡,吵著說要,但我想這是你的東西,我也沒有隨意處置它的權利,所以拿回來給你。你若要扔掉也隨便你。」

他從她的手中接過去,卻隱約可以感受她指間的顫抖。

打開盒子,他瞥了一眼盒中之物。

那是一尊仿玻璃的雕塑,約有手掌那麽大,是一頭透明的鯨魚在海面翻騰,噴濺起的水花,生動而繁麗,旋舞在空中的身影,看上去是那樣優雅而孤寂。

 

「對不起。」

「不要跟我說對不起,你對不起的人是你自己。」妻子轉身要走,卻在聽到他的話語的當下,停下腳步,她並沒有沒有回頭,卻憤怒地咆哮了起來,但語到最後卻轉變成了泣訴,她明明從不在他面前示弱的。

他看著她的休旅車駛遠,駛出了他的人生。

 
 
 未完。(被毆打)

评论(6)
热度(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