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菅 / 關於你的夢

→ 極限挑戰六十分 007
→久違的大菅TAG (喜極而泣) 
→ 覺得很害羞 (雙手奉上,請享用,勿鞭打)




在一切的最初,你對這個世界的想像是什麼呢?


你像是一個空的玻璃糖罐子,隨著時間,被慢慢放進了一顆顆晶瑩、可愛的星星糖。


你生在一個幸福的家庭,在父母親的愛中漸漸長大,這也造就了你溫暖卻堅韌的性格,但同時卻也不失調皮與幽默。像是傍水而生,長在沼澤畔的草,在大地之上,有太陽照耀、有水源滋潤,恣意生長著。 


那是孩提時候的你。滿室氤氳的白霧,你就坐在小小的浴盆裡面。你睡著的時候安靜得像是天使,但卻總是不安份地洗澡,父親只好和一塊兒洗澡,你喜歡在浴室玩水,父親教了你如何將掌心與手指,做水槍,但你卻怎樣也學不來像父親那樣,依樣畫葫蘆的動作,卻是用手把掌心裡面的水全笨拙地集中在虎口,然後江水激起,全噴到自己的臉上。父親就會在你的哭聲放聲大笑了起來。


壞死了。


當下你覺得父親是全天下最討厭的人了。卻總是在下一刻又被父親滑稽的動作給逗笑。長大以後的你,回顧起來,總覺得那時的自己,真是沒有原則,嘴角卻掛著緬懷的笑。


 


「你會想回到那時候嗎?」他問。


你卻搖頭。


「為什麼?」他問


「不告訴你。」


 


在你熟悉這個世界以前,你眼中的世界,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世界呢?坐在母親的腳踏車後座一起去菜市場買菜的你,高高昂起下巴,睜大眼睛看著天上的太陽,那刺目的白,你總是無法看清,但好奇心冒起來,卻讓你想一次又一次的挑戰,但最後只留下眼前的一片黑與暈眩。 


到了市場才被發現的母親,讓你的童言童語給笑到不行。


下次不可以再用眼睛直射太陽囉。


你點點頭。


母親似乎很開心你的乖巧,卻又覺得你傻氣得可愛,摸著你柔軟的頭髮。


笑聲盈盈。 




你究竟想著透過眼睛看到什麼,那跟別人不同嗎? 


小時候的時間,似乎過得特別漫長,午覺醒來時你的思緒糢糢糊糊,還殘留著惺忪睡意,但當下的時空卻彷彿飄在無盡的時間之海裡,渺遠卻又朦朧,暈黃的光照暖了你的側臉,你想著我是誰啊,困惑地朝著天花板伸出柔軟的手掌。我是菅原孝支。你如此回答。


那我是誰啊? 


你常常不覺得,你是你。 




不知不覺間你長大了。像是肥皂水吹出的七彩泡泡,有大的、有小的,成串像是透明的珍珠,在太陽照射下閃爍著七彩的光芒,飄揚在空中,最後,卻一顆顆間些地破了,灑了一地。


 你的名字,你的人,不再有飄浮感。




過去的時間像流水,一去不回頭。即便想要把記憶深深鐫刻在靈魂上,最終也只留下了一個個殘缺的片段,下雨天的水窪,冬天草地上的暖陽,你遺落在旅遊外地的一頂帽子。 


那是他第一次懷疑自己,懷疑他們對你的愛。


 「這不是我的任性胡鬧。」


 你不懂曾經那麼近的人,卻疏離得像是街上擦肩而過的陌生人,像是面試的主考官。你以為最懂你的人,卻無法諒解你對人生做的決定。無論你再怎樣的信誓旦旦保證,他們卻都參了懷疑,並在諄諄的忠告裡藏了責備,埋怨你的不懂事,你的莽撞與不成熟。


 「我是非常認真的,我要繼續打排球。」


他們的回答,聽在你耳裡卻是深深的不信任。


你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哭了好久,所有的難過、委屈,只有大地一人默默承受著。




 之後,你第一次談戀愛,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愛上一個人,深深陷在愛情的甜蜜當中,滿眼滿心都是他。一天的開始,為了能夠在學校見到他而期待,一天的結束,為了能握著他的手走在回家路上而開心。


快樂的同時,你也意識到,你的人生開始有秘密了。


曾經所有的快樂憂愁,再也無法真誠地對他們傾訴了,那兩個你來到這世界之初,最愛的兩個人。


因為你知道,他們無法體會,甚至無法輕易諒解。


所以你選擇隱瞞。


把你這小小卻膨脹到整個世界也裝不下的幸福,全裝在心裡面。




爾後的很多年,無論是求學、就業,你都刻意地待在了離家鄉很遠的地方,名目上是趁著年輕出去闖盪、求發展,但實際上卻像要逃避什麼一樣。


直到他握著你的手,告訴你,我們不要再逃了。


一起面對吧。


你皺眉,苦笑,想要抽過被他掌心握緊的手,最終卻仍舊降伏。


好。




這天下午你,接到母親的電話。


問著你何時要帶他一起回去吃飯。


你笑著說,真想天天回去呢?


又在撒嬌啊,不過媽媽還真想每天看到你,都有穿暖,都有吃飽嗎?


都有,每天都有。


掛掉了電話,你坐在餐桌上,喚了一聲他的名字。


「大地。」


「我想跟你說,因為你在這裡。」


「所以我不想回到過去。」


「疑?」正在做飯的他,在抽油煙機的轟隆作響下似乎反應不過來。


你低頭,若無其事地翻過了這一頁的相簿。


只徒留一個穿著圍裙的大男人在瓦斯爐前側身回看,拿著鍋鏟卻困惑不已的身影。




Fin

评论
热度(2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