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響 912 / 仲夏夜之夢

→《極限挑戰六十分》003
→ 大概是個不太歡樂的OOC


青森的夏天短暫卻炎熱,蓊鬱的森林裡茂盛的草木瘋長著,不斷的蟲鳴鳥叫彷彿夏之祭典,此刻看不見半絲漫長冬季曾有過的遍天雪白,更聯想不到那萬物俱寂的無聲與寂寥。高大青翠的櫸木、水楢木、胡桃喬木大肆展葉,幾乎將天際包圍,只在樹梢間的中心露出一個圓環。

 
 
 

夏季的白晝還長,天光明亮,卻也染上一絲倦懶的暈黃,斜斜打在樹梢,也波光照映在他們的髮間。林道間的石階上,穿著輕鬆的少年各自揹著行囊,一路往山上走去,說是行囊也就只是簡單的兩個後背包而已。

 
 
 

黑髮少年的步履穩健,後頭身形較為纖細的少年則靈巧輕快,隨著入耳的潺潺流水聲漸響,他臉上的笑意更加盎然,正歡快地指手畫腳起來,翻過身去,面對著黑髮少年倒走著階梯。話語裡偶而還埋怨,Nine怎麼不再走快一點,天就要黑了,我聽見水聲了,我聽見它們了,就快到了。 

 
 
 

殊不知道路就在前頭分了岔,他意外地往後踩空了一腳,啪嚓踩進了落葉堆積而成的碎泥裡,整個人偏失了重心,向後倒去,背包的重量也把他整個人往後拖拉,眼看就要摔倒。

 
 
 

「Twelve!」只見黑髮少年冷淡的眉眼閃過一絲焦急,探身向前伸著手便要拉住他。

 
 
 

少年卻不見驚惶,倒是始終保持著笑,腰一轉,手一撐地,便又毫髮無傷地站在他面前。

 
 
 

相較之下他在原地凝固伸著手的動作倉皇得像齣戲一樣。

 
 
 

Twelve一邊說著一邊拍拍手上沾染到了砂土:「沒事沒事,Nine就是愛窮緊張。」

 
 
 

「你真是……」他語罷也不再多說些什麼,只越過他的身邊繼續前進。

 
 
 

「對不起嘛,Nine別生氣。」Twelve連跑帶跳地追上前去,臉上抱著求和的笑,伸手拉起Nine的手,不管對方情不情願,強迫著他跟上自己的步伐,一路小跑著向前。

 
 
 

「我們快走吧,就在前頭了。」話語裡是藏不住孩子氣的興奮。

 
 
 

「我聽見了。」Twelve說。

 
 
 

Nine就這樣任他拉著,跨過一個一個的階梯。直到夜色將近,他們也翻過了一個山嶺。瀑布近在眼前,隆隆的水勢宣洩而下,濺起冰涼的水霧。Nine摘去眼鏡,向前捧起一掌心的水潑洗著自己的臉。而Twelve則是興奮難耐地脫去鞋襪,隨意往後頭一踢,便開心地踩踏著冰涼的泉水。

 
 
 

Twelve玩累了便躺在水邊的草地上,而Nine正坐在一旁,兩人不約而同抬起頭,共看著落日被地平線吞沒,而東邊的天空升起了第一顆星。

 
 
 

夜色裏月亮無光,細而綿長的蟲吟聲伴隨著流水聲,響在耳邊,螢綠的點點火光從草叢裡順著他們的視線在眼前攀升,一大片的螢綠光點像灑在草尖上的綠珍珠。

 
 
 

「是螢火蟲。」Twelve伸出手抓住了眼前一點綠光。獻寶似地伸到Nine的眼前,再將掌心打開,一點此起彼落的微光,在彼此的眼前微亮、微暗、微亮、微暗。

 
 
 

即便伸手不見無止的黑暗中,Twelve望不見Nine的眼睛,但他卻知道,他正凝視的會是遠方的天際,放在心上的是那黑夜比白晝更加明亮炫目的繁華。

 
 
 

若他們能永遠居住在這山林間、原野間生活也未嘗不好,但Twelve知道,這不會是Nine的心意。而他從不想與他分離。這個寧靜仲夏夜裡動念之間的,只會是他個人愚妄的心願,是一場短暫卻安眠的夢永埋在他的心中,但他永遠不會告訴他。

 
 
 

Twelve明白前方的路,不會甘甜如這一眼泉水。他們能做的即是像這一夜滿山的螢火蟲一般,在難違逆的自然律前,像這短暫而終將消逝的微弱夜照一般,即便不能點亮一整片天空,卻也努力喧嘩、奮力發光,對這山林原野喧囂。

這是他們動身前去東京前的最後一夜。

 
 
 

Fin.

 
 
 


评论(2)
热度(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