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山】下戲後的他們

# 娛樂圈paro
# 月島有老婆小孩了_(:3 ⌒゙)_
# 短篇擴寫

雖說是十二月裡寒冷的冬日,在球場上奔馳著揮灑熱汗的少年們卻還是穿著短褲該短袖的運動服,當然劇組是不可能按著時節來拍攝的,所以即便劇中是驕陽正盛的炎熱夏天,室外的溫度可能也只有個位數字甚至更低。

「收工。」在導演宣布今天的戲份全數拍攝完畢,月島螢便摘下了鼻樑上的眼鏡,拿在手裡。

「辛苦了。」演員們紛紛走向更衣室替換戲服。或者三三兩兩地跟工作人員們聊著天,像是準備放學的學生們議論著下課後的時光該去哪裡消磨。但那通常是單身或沒有伴侶的人們的事情,月島螢一向除了工作上的需求或是必須參加的餐會外,都是直接回家。

畢竟他已經是有家室的男人了。

/

月島螢把褪下的戲服放進隨身的皮革提包裡,他有些許的潔癖,所以他的戲服都是帶回家自己手洗的,在洗滌好、烘好、摺疊整齊才帶來片場。

他套上黑色羽絨長大衣,理了理領口,翻找著口袋裡的鑰匙,確認了皮夾、手機和車鑰匙這些重要物品都在身上,和導演、一干劇組人員點頭示意,正準備離開片場,下班回家。

正巧遇上了纏著影山不放的日向,影山臉上還是掛著溫和的笑容,沒有半點的不耐煩,正靦腆地跟他說著話。

「月島先生,再見。」

「再見,日向先生。」

「別這麼生疏嘛,叫我小翔就好了。」

「畢竟月島先生是前輩,這樣叫我,有點不好意思。」

「好,下次。」

雖然身處在娛樂圈這大染缸,但他不冷不淡的性子、界線分明的行事原則,反倒像讓他像是個朝九晚五的下班族,而非奪目的男明星。

「我只是一個演員,就這樣。」無論是面對媒體,還是自己,他都是一樣的原則。

山口正熱心地幫大家從便當店老闆的手裡領過劇組工作人員們的便當,正哈著氣從外頭走進來,恰好和月島擦肩而過。月島只點了頭禮貌性地示意並沒有停下步伐多說什麼話,邁開長腿,沒多久就走遠了。 

山口回頭看,這才意識到月島要離開了這件情,沒有多想便轉過身追了出去,心底不知哪冒出的一股衝動讓他想叫住那個人,卻沒有仔細思考該說什麼客套話,只是想留住他。

話語未經大腦便脫口而出:「月、月島先生,不知道你等會兒有沒有空?」 

「要不要一起去喝下午茶。」腦子裡面只本能地搜括所有可能產生話題的片段記憶,但山口忠的小腦袋瓜裡僅能讀取到阿月他吃得津津有味,嘴角還沾著奶油泡沫的微笑面容,多麽快樂。 

明明已經是天色漸晚霞光乍現的五、六點吃飯時間了,問這話顯得唐突。

卻忘記那是劇中的他,並非現實的他,甚至忘記他們之間的距離,隔著遙遙的現實與虛構,甚至連直呼對方的暱稱都是一種踰越。 

但山口當下就是忘記了。 

彷彿伸手就可以觸碰的距離,從不曾存在。 

「抱歉,我不愛吃甜點。」月島有點錯愕,卻還是禮貌性婉拒了。 

「這樣啊....」山口忠明顯垂下肩來,看起來好失落、好失落。 

月島家的餐桌上平常沒有邀請客人的習慣,但看見眼前可憐兮兮的青年,月島螢卻破例了,順口提出邀順。 

「晚上我們全家要去吃牛肉麵,要一起來嗎?」 

「這樣方便嗎?」 

「多一個人多叫服務生拿一張椅子一雙餐具就好了,哪裡不方便。」 

「請問嫂夫人也會去嗎?」山口沒頭沒腦地問。 

「嗯,還有我們家兩隻小鬼。」月島回答。 

「哇哇哇我好想看看月島先生家的小男孩們。那我想準備些禮物送給他們當見面禮。」

 「不必破費了。」 

「不、不、不,月島先生平時在劇組裡對我很照顧,這是應該的。」 

雖然一切和山口預期不一樣,到別人家蹭飯這件事情,也很厚臉皮,但自己好像又更靠近他一點了。雖然這樣的事情說出去一定會被人恥笑,但他不想錯過可以跟他同桌吃飯的機會。一點也不想。 

「還不快跟上來,我訂位的時間快到了。」 

「是。」他追趕上他,與他並肩而行在歸途的暮色裡。 

 


评论(3)
热度(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