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荒 / Oops!


# 其實我想讓荒北北洗的是內褲 @$%=\%#
# 百事可樂的業配文 (最好是 XDD)
# 實在不太會描寫騎自行車的場景

這天大概是荒北來到洋南大最尷尬的一天了,狼張牙舞爪不起來,只留下了無地自容的惱意,不知如何是好的閃爍眼神和像熱鍋上螞蟻一般慌亂卻無處宣洩的焦躁。

01

到洋南大的第一次隨自行車部練習,照例是把繞著學校周遭的地勢前進,雖然早在這之前荒北就和金城就已經把學校四處都跑遍了,但這正式的一次練習,荒北還是將他視為這一整周裡最重要的行程,期待了好多天,連無聊乏味的講座課都笑容滿面,非常給老師面子地寫了幾筆重點。

更是每天在行事曆上把這天重複畫上了好幾顆六芒星。

02

臨出門前,整個房間裡的空氣都燠熱濕黏的,而荒北像條毛不順的狼來回晃蕩著,卻說不出到底是哪裡不痛快,一邊套上車衣,一邊覺得渾身不舒服。
荒北走到自己房間的小冰箱前面,打開冰箱門浪費地吹著從冰箱四散出來的冷風,覺得有稍微舒服一點。

指頭無聊地點了點冰箱裡的百事可樂。

「啊,怎麼只剩一罐了,不是上禮拜才剛去超市補貨嗎?」蹲踞在冰箱前翻看著內容物,荒北納悶。

「算了管他的。」

順手撈了起來最後一瓶寶特瓶裝的百事可樂,起身走向門口,拉上車衣拉鍊。

03

果然不負他的期待。

車道上和車隊一同劃破空氣的疾行,令人無比暢快,覺得劃過皮膚的每一道風都被自己遠遠拋在腦後。南洋大的學長們很強大,更令荒北感到血脈噴張,每一個細胞都張狂著、喧囂著,我們很強大。

 

到了騎行的終點。

一行人到了樹蔭下補充水分,整裝準備回學校。

負責補充飲水的同學擲了一壺水給荒北。

「哪,荒北,水。」

正在偷喝著裝在水罐裡百事可樂的荒北一時作賊心虛,連忙把水壺塞起來,接過擲來的水壺。

「荒北可以幫我遞一下水嗎?」

金城距離比較遠,荒北就順勢把手裡的水壺拋了過去:「哪。」

「謝謝你,荒北。」

荒北被這遞水的舉動打斷了思緒,回過神時還有點納悶,手中怎麼是紅白相間的水壺,明顯不是自己的,這代表.....「慘了!」

他抬眼一看,發現金城開了水罐抬手,明顯是直往頭上澆淋的動作。
「金城,那個是我的水壺。」荒北來得及出聲 ,卻來不及阻止。

「不要拿來......!!」剎那間,荒北感覺自己的世界自動慢速定格下來。

伸出的手、噴濺出來在空中劃出一道噴泉式弧線的沉紅色液體,都在眼前無限制放大起來。

自己惡俗的興趣大剌剌地攤在陽光下。

「嘖。」真是浪費了。


洋南大嶄新的綠色車裝上,沾染上了顯眼的紅色水漬,令人紮心啊,荒北哀號了一聲,難為情地抹了抹臉,別過臉去,好半會兒才有力量緩緩地抬頭,看向一旁一臉一身都是百事可樂的 ......呃 ......金城,還有一行人每個人臉上都寫著一個囧字的自行車部夥伴與學長們。

「喔幹!!!!!!!!!幹!!!!! 」

「金城,你為何不先來問我啊 !!!!!!!」

「荒北,不要隨意說髒話。」

「好啦。」

04

好險,金城自己有帶更替的衣服。

荒城難為情地幫他遞送清水好沖洗了手腳與臉,但在陽光下可樂很快就蒸發乾了,在車衣上留下的甜膩污漬不僅看上去讓人不整潔還有種難受的黏膩感,光用想的荒北就知道,有多不舒服,也知道自己理虧很多很多。

「真是對不起啊,金城,我......下次......」

「沒關係,別介意。」金城摘掉墨鏡,往臉上潑水,齊而短的髮間沾染著幾滴水珠。

荒北知道以金城寬厚的性格,說不怪罪就真的是絕對不會怪罪,但自己心裡也過不去。

「唉,回去我會幫你洗乾淨的。」

 

05
擅做家事等細活的荒北,上了大學以後便不太勤做家事了。三餐都外食可以解決後,便不需要自己洗碗筷,衣服有洗衣機代勞也就不需要手洗,大部分的時間不是必須花在課業上的,就是在騎自行車上。 

生活快樂無窮。

但此刻的他,正在宿舍浴室裡的洗手台奮力地洗衣服,沒啥隔間的男子宿舍,來來往往的人都看見了。也很稀奇平常洗澡快速,幾乎從來不曾使用過肥皂洗衣的荒北,此刻竟然正在埋頭用洗衣板搓洗著衣服。

一時蔚為奇觀。

301揪 302, 302攜 303, 304帶了 305,一整區閒閒沒事的大學生就呼朋引伴來觀賞荒北洗衣的實況。

男子大學生的日常實在無聊至極。

「荒北,你還真勤勞啊。」

「和你一起住在宿舍這麼久從來沒看過你用手洗衣服,你不是宿舍洗衣機的忠實顧客嗎?」

「真是難得啊。」

「不過這衣服的尺寸真大,應該不是你的 SIZE吧。」

「喔,嗯。」

幹,總不能說我是在幫金城洗衣服吧,搓洗的動作稍微停下來,荒北的白眼抽動,純黑的眼珠轉了轉,避重就輕地想快些解決話題。

「你們是有病啊,有病就快去吃藥,好嗎?不過洗個衣服有啥好看的?啊,你們是沒洗過衣服喔。」回過頭一看,身邊人滿為患,荒北的眉毛有種挑高就下不來的趨勢。

「該去哪的就去哪。」

這群人未免也太無聊了吧。


金城這時剛好從外頭回來,捧著系上老師委託分送給各班班代的作業,經過浴室。看到被人群圍繞在其中的荒北正認真地搓洗著自己的衣服。

「荒北,謝謝你啊。」

「幹 !!!!!金城,不要間接承認這是你的衣服。」荒北的臉上染上一層薄怒,眼角煞紅一片,粗魯地揮手作勢趕走他。

「快滾,快滾,哪邊涼快哪邊去。」

「噢,原來這是金城的衣服啊。」一旁看熱鬧的無聊男大生們大聲們幫腔道。

「原來是金城同學的衣服啊。」

「原來是 ......」

「金城同學的衣服啊。」大家面面相覷後給了荒北一個了然於心的微笑。

「不是你們想像的那樣啦!」幹。

這下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荒北。


Fin.

- - - - - - 
欺負他實在讓人身心舒暢(煩死了)
好想讓荒北北洗金城的內褲喔喔喔喔 &*^%^# (變態)


评论(4)
热度(1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