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殘響】Lisa

# 有霸凌的心理描述,請慎入。
# 唉,寫完這篇文,好像回顧了一遍自己最討厭的中學生涯


三島理莎討厭上學,或可以說是厭惡。

清晨裡她總是很早就醒起來,在鬧鈴還沒醒起第一聲前,就熟練地按掉。將被子摺疊起來,起身盥洗,穿戴整齊制服,然後放空一雙眼睛,在客廳窩坐著,像個將死之人一般等待著不可違的命運。

厚重的窗簾遮擋了所有足以點亮室內的光線,只殘留著滿室冰涼的冷意。牆上的時鐘,滴答滴答,反倒成為這凝滯時空中唯一有在前進的東西。

總是直到逼不得已,眼看快要遲到了,她才像隻小烏龜背起自己的殼,就是那隨意扔在沙發上的書包,緩緩朝著門口移動,或者說是爬行。

在搖搖晃晃的通勤路上,她想,也許十年後自己離開校園都到了職場,這個惡夢也會糾纏著她不放。

/

她們說她是個噁心的人。自命清高,不像個學生,倒像是個來學校度假的小姐。

「請問需要幫你打把傘遮遮陽嗎?」打扮時髦的長髮女孩向前做出撐傘的動作,然後其他三個人也放肆地尖笑出聲,四個人圍繞著她捧腹大笑。

但她不覺得這很好笑。

接著她們會為她撥放著專屬於她的背景音樂,由少女們銀鈴似的笑聲編織成的歌曲,裡面每個音符都寫著尖銳、嘲諷與戲謔。但無訪,她早已經習慣了,甚至理出一套SOP來,這樣的精神凌虐再五分鐘就會結束了吧!

「只要再忍耐五分鐘。」握緊拳頭,低垂著頭,她安慰著自己,好像這樣自己心裡就會好受一點。

她們說看到她怯弱不爭的笑容就討厭。所以她在家對著鏡子練習著如何微笑,只求不要惹她們的厭。她們說和她同處一室的空氣就噁心,以為自己是等待王子拯救的公主嗎?也不去照照鏡子,掂掂自己的斤兩。她就盡量順著她們的要求,只求少一點的折磨。

但她們仍是在任何可以羞辱她的場合都不遺餘力,想方設法地給她難堪。從父母給予的姓名、今天的穿著(即便是和大家一樣制式化的制服裙),直到被老師抽點到的起身回答題目。如果恨的相反是愛,他們大概愛她到骨子裡了,恨不得把她揉進自己身體裡面了吧!如果她的心臟不是肉做的,大概此刻早已經細碎成粉末了吧!

她已經訓練自己不受傷了。秘訣是每個被羞辱的當下,她都假裝自己已經死了,靈魂抽離肉體就不再感到疼痛了,因為一切五感都不再存留。

在這裡的不是她,只是她的身體。

/

這天放學,女孩們對她異常溫柔,沒有出言譏諷,也沒有言語嘲弄。此舉令三島理莎心神不寧,她不可能會相信她們會放過她。這背後必定有陰謀。

女孩們簇擁著她走過熙攘大街,有說有笑,親暱地勾著她的手肘,彷彿此刻突然失憶,忘記她們有多討厭三島理莎這個人。

路經的路旁都是搭訕兜售小飾品、服飾的販子,架上閃亮亮的小飾品討人喜歡,鮮豔嬌嫩的洋裝也刺激著少女們柔軟的心。彷彿對著她們說,穿上我吧!戴上我吧!我值得被你擁有。

「理莎,我們是好朋友吧。」柔嫩的手牽起她的手,眼神懇切,但她的心瞬間凍到冰點。當下三島理莎馬上知道她們的企圖,她們要她當賊,為她們髒了自己的手。

「你知道好朋友都是怎麽當的嗎?」少女偏著頭,嬌笑著,笑容像是盛開正盛的花朵,氣味卻惡臭如泥沼。

三島理莎孤身一人,進退兩難。如果不降服在她們的淫威之下,她知道自己的明天會多悽慘。沒有人會來拯救她,大家只會冷眼旁觀著然後默默在心裡慶幸著,好險不是我,好險那是三島理莎。彷彿就是有人必須承受一份眾人不願面對的苦痛。

成為社會的一分子是痛苦,被社會排擠又是一種悲劇。這是王爾德說的。她也許是腳踏那界線上的愚者,左右都討不到半分好處。想哭卻留不出眼淚,而因疼痛而流出的眼淚也不過是廉價的砂礫,不是珍珠。

而忍耐、逃避、放低自尊,做著那被社會淘汰的渣仔,被欺凌的弱者,好像是她的本分。

「這裡的東西很多都是仿冒品,我們改天再去逛更好的店吧!」她眨巴著眼睛,擠出一絲誠懇,但只是假意放長線的拖延戰術。

「小理莎可聰明了。這可是你說的,我們改天再去逛更好的店吧!」少女粉雕玉琢的指尖輕碰著她的臉,如鋒利的刀刃遊走在皮肉之上,不知何時會讓人鮮血淋漓。

她垂下頭,一言不發,不知自己是否脫困。

「我們走吧!」

佇立在原地許久,爾後意識到自己暫時脫困了,她擠出一抹久違的笑在嘴角,像一朵偷偷在角落中綻放的蒲公英。

天真跟愚蠢只隔一線,但這種生活到底還會維持多久呢。逃得了一時,但三年、五年或者一輩子都不會遇到跟現在一樣的景況嗎?光用想的就是一種精神上折騰。

她假裝自己很快樂,偽裝自己沒有被欺負。維持著那些虛偽的朋友假象,活著跟死了沒兩樣,只會呼吸卻沒有自由。

/

三島理莎漫無目的走在涉谷街頭,雙手握成拳頭放在兩側,不時握緊又鬆開,掌心裡有著因為指尖刺入而浮現的紅腫。她卻像一點也不痛一樣,重複著病態的動作。

東京的夜空下起綿綿細雨,數以萬計的銀針穿過漆黑的幕,落入土地裡。來往行人紛紛打起傘、閃避騎樓下,或是走進商場裡。少女只是一味地往前走,一如她呼吸,她活著,只是在那裡。

雨水漸漸打濕她的髮,亂風吹拂下紊亂的髮絲貼扶在臉頰上,雨水順著髮梢滑落,溜過臉龐,沿著下顎滴落在地上。心中的酸澀頓時湧現,不到三秒,眼角就已滾著豆大的淚珠,潸然而下,在這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的情境裡。

回到家時,屋裡一片漆黑讓她她知道母親已經上班去了,但這寂靜無聲的黑暗卻讓她擁有了短暫的放鬆與安全感。

不再身處在狹小的教室中,在這裡她是安全的。每每當她身處學校之中,都有個感覺,自己存在的意義就只是存在,填滿教室四十分之一的位置罷了。

她避開母親上班的時間回到家,把自己摔在柔軟的床上,然後放空,就像死了一樣,盯著天花板上的燈,然後睡去。

比起原諒他們的無知幼稚,她更想帶著他們同歸於盡。在夢中,她常游走在懸崖邊,凝視著百丈的深淵,她卻沒有勇氣跳下去。當女孩們站立在她面前,而她手裡拿著足以取之性命的刀刃,卻沒有勇氣刺下去,如此簡單,只要狠心,但她卻被懦弱的善良給牽制住,只能跪坐在地無聲啜泣,偽善的羔羊,只會在心頭憎恨卻什麽也做不出來。

/

哭著醒了,眼角還殘留著夢中的淚痕。夜闌人靜的時候,她輾轉難眠,開了床頭的小燈,眼淚撲簌簌地直線墜落,只有這一刻的她才真切地活著,靠在床沿,她總是這樣想著,為什麽我還活著,還能呼吸到空氣,為何我還要擁有明天,明明一切都沒有意義,沒有意義。如果沒有明天,再也睜不開眼睛就好了。

這個世界這麽大,大到她一輩子都無法望盡。為何卻沒有一處是她可容身之地。心裡雨不同下著,像是為她默哀,為她留下她無力承受的淚水。而她只希望大雨能更猛烈一點,乾脆把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沖毀吧!

她的憤世嫉俗,她的悲傷,她的自我厭棄,都只有在這一刻被釋放。

/

她們最終還是發現三島理莎撒了謊。她放學時間都會找盡各種理由,避開她們,只因了解她們的企圖。而那天在街道上語帶誠懇的話語,都只是為了保護自己、拖延時間的虛以委蛇。

女人的心眼比針還細。

體育課她們偷溜了出來,半拉半扯的把三島理莎帶到了游泳池畔,不顧她的掙扎,把她逼上了跳水台,

「理莎,好了來跳看看。」

「水池的水都幫你預備好了。」

「肯定行的啦!」

「跳水!跳水!」

「FlyHigh啦!Lisa」

少女們鼓譟著,尖銳的笑聲足以劃破她的耳膜。脫了鞋襪的她站在跳水台上,瞇著眼,眼底滿溢著難堪,覺得身後惡意的目光彷彿灼熱著自己的背脊。

「好了吧,你看你自作聰明想要拯救自己,現在自食惡果了吧!」凝望著波光粼粼的水面,她想,也許人生就這樣結束了也不錯,她已經生無可戀了。甚至樂觀地想,當人們發現她在水中載浮載沉,那透明無色的身體時,至少會怪罪一下是誰害了這個少女?至少會去追查她死前經歷了什麽。也許她們就會被受責難了吧!

少女見她遲遲不動作,嘻笑間不耐煩地推了她的背一把。但三島理莎的雙足卻違背主人的棄卻,還本能地抵抗,遲遲不向前。

「吶、吶,你們在幹麽?在欺負人嗎?」漂亮的少年攀附在圍牆上,身上穿著和自己一樣的制服。他有著灰褐色的澎軟捲髮,秀美的臉龐。

三島理莎的眼神閃動,拜託,不要這麽坦然地把真相道破。

「因為這傢伙想游泳嘛!」

「要游泳還穿著制服嗎?」他微笑,問得天真。

「對啊,因為天氣太熱了。」那是三島理莎屬於少女的矜持,與最後的一絲低淺的自尊作祟。對,你走吧,拜託不要插手我的人生。

但事情的發展遠遠超過她的想像。

少年靈活地跨越遮雨棚,在她內心的驚呼聲中,朝著泳池一躍而下,濺起晶瑩的水撥,打亂一池靜水,沒有詢問她的意見,就這樣闖入她如死水般的人生。

笑得張狂,卻又閃亮。

無論多年後她怎麽回想起,黏稠悶熱的夏天裡最令她懷念的,永遠是是驕陽般燦爛的笑容,還有冰一樣的眼眸。

/

假裝笨拙是她面對這個世界的保護色,天真跟愚蠢只有一線之隔。她早已經習慣自己的笨拙,或者說是放縱自己愚拙,反正無論自己做些什麽,結果都是嘲弄。她其實不知道也不清楚他們的計劃,共犯?死亡?她只知道自己她不想死。與其死在這裡,不如冒險吧!

習慣笨拙,卻演變成自己只會笨拙。第一次到Nine跟Twelve的家,她就差點把這個地方炸了。手機凌亂紛沓的響起聲音,她慌亂失措,Twelve笑著關掉了它們,只說了聲:「你真的很幸運,這萬一接連著線可都是炸彈。」卻沒有伴隨著相對應的責罵。

那是三島理莎第一次體會到別人的在乎是如此溫暖。原來如此累贅多於得自己也配得到別人的在乎。

/

在遇見他們以前,她以為自己的人生注定是個錯誤。被搓揉在別人手裡,像個沒有聲音的扯線木偶,在別人掌心演著劣俗的戲。尖銳的笑聲,來自同學的逼迫,她的世界如此狹小壅塞,甚至沒有自己的位置。因為如果她有勇氣,也只會將那一分力氣用來抹滅自己,如此懦弱地苟活於世。

「帶我離開,這個世界。」那是她放在心中最深的角落,不抱任何希望的夢想。人人都渴望救世主降臨,但一面幻想祂以天人之姿來拯救自己,一邊卻又消極地不去相信其中的可能性。自怨自艾,自棄自憐。

但比起他們的苦,她的痛算什麽,她甚至沒有真正為了自己而發聲過。

「我活該,這是我應得的。」但這其實都只是謊言。

餘火燃盡後會留下灰燼,我們的行走過的足跡,也會為這個世界帶來意義。真的很謝謝你們,曾經來過這個世界。

讓我知道,我們的存在都不是徒然。

 

FIN.


评论(4)
热度(14)
  1. 渡边_hanasaki 转载了此文字
    一开始对LISA没有任何感情,直到TWELVE骑着摩托车载她行驶在公路上的那一刻,我非常羡慕LISA...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