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雛】那個人

# 1226生日賀
# Dear 雛河,生日快樂 (*´∀`)~♥
# 沒有肉的電車文(哈)
# 少年vs.上班族,架空paro

電車行過地下路段,飛逝而去的城市景色被一片靜默無聲的黑暗給取代。列車像化作飛船,飛越地球,緩緩駛在寂靜的宇宙星河裡。偶然間還會路過一兩顆孤單運轉的星球。

舒服地靠著座椅,少年睜開眼睛, 目光繞過面前手臂撐住拉環站立的人們,凝視著對向的車窗玻璃。對比漆黑的窗外,車內燈盞明亮,讓車窗瞬間變成了反射著乘客倒影的單面鏡。

他惺忪濕潤的眼睛,看向那鏡中的少年,他有著一頭蓬鬆的酒紅色亂髮,濃烈如香醇馥郁的勃艮第美酒。 一雙幼狼崽般漂亮的熒熒綠瞳裡盡是惹人憐愛的哀怨神情,但可惜的是這雙漂亮的眼睛被悄悄藏在了髮絲之下,只勉強露出一隻右眼出來。 

少年叫做雛河翔,今年二十歲。

起初也只是無聊地眺望著玻璃觀看著自己,打發空等待的時間。眼看著時間愈來愈接近下班的巔峰時間,雛河就像是撒網的漁人,等待許久魚潮來歸的時刻終於來臨,既緊張又愉悅,準備收網。畢竟他在精神上已經餓了三天三夜了。

然而那個優雅昂藏的背影,卻意外地落入了他的視線中。

一切都只是個意外。 

比起心靈上的飢餓,那個令他在意的男人更為重要。他正閱讀著手裡的書,單手握著書背,骨節分明的白皙手背像是最精緻的展示架,讓攀附在其上的書本這展示品不由得熠熠生光。

男人有著寬闊的肩膀,倒三角的身形讓三件式的西裝穿在他身上合身好看,彷彿是中世紀擁有偌大莊園的紳士,一舉一動雖低調卻隱約透露著雍容的氣度。他些許的動作,繃緊著衣服,讓隱藏在西服下的結實肌肉凸顯出來。

雛河忍不住對著窗,用眼睛研究、描繪起他的面容。

男人的五官透露出陰冷氣質,眼神銳利卻又無神,眉心的皺紋隱約透露出他的年紀,看上去真是個一絲不茍又冷漠的人啊。一頭半短不長的髮漆黑如沒有星光的夜色,兩邊流海垂下呈現奇異的弧度,像是深海水草一般卷曲在鬢旁。膚色蒼白無血色,不知道摸起來到底有沒有溫度呢?還是像冬天的海水一樣冰冷刺骨呢?

雛河不知不覺間看得入了迷,眼神放肆地在他身上流轉,好多好多的好奇從心裡冒出來,好奇他是誰,好奇他的名字,好奇他的身分背景,想要窺探更多、想要挖掘更多的慾望同時充肆在雛河翔的心裡。 

但此刻耳邊卻又響起另一個冷靜旁觀的聲音,道:「你在幹麼?可不能留下證據。」但說實話他有點捨不得把目光移開,再看最後一眼就好了。 

男人的唇邊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笑容裡卻不是單純的愉悅還參了一點算計和玩味的意思在。但單純的少年看不透、更想不透,只是傻傻地跟著微笑起來,一切情緒誠實地寫在臉上:「我好在意你。」 

雛河想著,這麼遠的距離很安全,對方一定不會查覺到自己正在偷看。殊不知這不加以掩飾的熱切目光,怎可能逃過對方縝密的眼色。早就被發現了。

正戀戀不捨地收回目光,雛河沒有意料地望進那雙沒有溫度的眼眸裡,剎那間的四目相對讓他手足無措,只能單方面地接受男人玩味、惡意、嘲笑、令人臉紅心跳的視線。那是一管最濃烈的藥劑直打入他的心臟,令他麻痺不能動彈。

男人的目光,像是緊盯著獵物的蛇在出手咬下獵物前的最後凝望。 

一瞬間,列車行過日與夜的交錯。 

午後的陽光灑落,洗去這鏡中短暫膠著的熾熱目光。 

雛河把書包抱在胸前,低下頭來強裝鎮定:「他不是在看我他不是看到我.....」想要洗去方才內心的慌亂失措。 

又過了幾站,門開開闔闔,擁擠的車箱中,人潮壅塞,最後將男人擠到自己身前。這伸手可及的距離令雛河沒來由的緊張,他吞嚥下一口口水強裝鎮靜,大氣不敢多喘一下,深怕一個不小心就被那人找到自己的行蹤。但是內心翻騰攪動的欲望卻矛盾地驅使他,再看一眼就好。 

一絲不苟、陰沉、陰鬱、優雅、不羈這些特點全雜揉在同一個人身上,卻不顯奇怪。男人可能因為熱,而把西裝外套給拎在手裡,襯衫也半卷到手肘的位置,露出半截結實的手臂。窗外照入的光和影在他潔白彷彿剛出廠一般的白襯衫翻滾,煞是好看。

眼前忽然飄來一片烏雲壟罩,雛河感覺到眼前的光線被遮住了。

他傻楞楞地抬頭,原先沒有焦距的眼神,卻瞬間凝焦在男人的臉上。

好近,他的眼睛竟然是淺褐色的。 

「小朋友,你一直在看我,是不是對我有興趣啊。」 男人低沉的嗓音幾乎像是煙火盛放在耳邊,他用著只有雛河一個人可以聽到的音量說著。

男人傾身向前,那微妙的距離,幾乎讓雛河的心跳停止跳動。

「沒有....沒有,真的沒有。」雛河趕忙搖頭否認,在男人的逼近下,他回答的聲音顫抖,愈說愈小聲。他害怕、緊張、無地自容又羞赧,抓緊自己的駝色的外套,想要找到空隙就趁機把腿就跑。

「說謊的壞孩子,可是會被懲罰的噢!」他貼近雛河,低沉魅惑的聲音裡有著雛河難以理解的情緒。

他的味道強行侵入雛河的鼻息,那是菸草與古龍水,屬於成熟男人的味道。雛河覺得一陣頭暈目眩,是醉了後的茫茫然,還是貧血產生的暈眩他已經無法分辨,只能聽見自己愈來愈強烈的心跳聲充斥在耳際。

雛河暈倒在東金的懷裡,那是他最後的一個意識的終止。

原來他的懷抱是溫暖的。

Fin. 

- - - - - 

內心有如非洲大草原,羚羊群奔跑而過 レ(゚∀゚;)ヘ=З=З=З 
好想被東金桑的眼神侵犯噢!!!!!!!!!!!!!!!還有壁咚(變態發言請自重)

评论(9)
热度(1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