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雛】東金先生這是你掉的節操(遞)

# 祝大家聖誕快樂 (*‘ v`*)  (*‘ v`*)  (*‘ v`*) 
# 第一次寫這個CP,有點生澀 
# 靈感感謝 http://ppt.cc/AtTY
# Maybe是歡樂OOC


這夜的公安局不同往日刑事單位獨有公事公辦的冰冷嚴謹,或是整裝待發、呈守備狀態的緊繃。局裡每個轉角的燈下都應景地掛上了精美的榭寄生花圈,上頭還串著兩個金黃小鈴鐺的紅緞帶。外頭雖說寒夜依舊冰冷,大街上張燈結綵、明亮燁燁,而洋溢著佳節的歡樂與喜氣,連帶地局裡的空氣也為之感染。

窗外正下著12月天裡應景的白雪,一點一點落下的潔白,為漆黑的夜色添幾分聖誕佳節的味道。隱約還可以聽到悠揚的小提琴聲與鋼琴聲正跳著和諧的華爾滋,躍動著美妙動人的音符。


/


此時通往大廳的走道上正歡聲雷動。

起先不知是哪位長官提起的想法說,今年的聖誕就在局裡辦了化裝舞會,一下子便拍板定案,還盛重地鋪起了綿長紅毯,而走到紅毯的盡處才是入口,意味者大家必須走過仿似眾星雲集的星光大道才能順利進入會場。


欲哭無淚。

雛河翔後悔了。

一出場頓時成為全場焦點是他始料未及的事,早知會有此時的窘迫與羞恥,他死也不會接受東金先生的建議。

東金先生還煞有介事地幫他將澎鬆的髮梳弄整齊,弄了個漂亮整齊的西裝頭,讓他不能再把眼睛藏在蓬亂紅卷髮後頭,只能活生生地接受迎面而來的無地自容。

雛河頂著頭上用髮箍固定住的鹿角,鼻尖頂著一顆可笑又可愛的小紅球,頸項上纏繞的項圈綁著鈴鐺,手裡還戴著一片式鹿蹄樣式的手套。活生生一頭可愛的小馴鹿。眼前短短30公尺的紅毯在他眼裡著實比追趕犯人30公里後再熬夜分析現場投影三天三夜,還令人感到身心俱疲。望著遠遠人群發光的雙眼透露初野獸盯住獵物般的撕裂目光,雛河腦子一片空白,只想轉身逃跑,並且逃得遠遠的。

「微笑,微笑。」一身合身翠綠西裝,還有著尖耳朵的六合塚小姐手指比畫著七字樣,暗示他要多點笑容。

但他還是一派僵硬,只差沒有當場抖起來。

這次一課的籌畫者是東金先生。本來大家對於參加聖誕舞會都意興闌珊的,有伴的夜晚時間也早有約會了,但在東金先生不斷灌輸正面力量與肯定且堅決的言語後,大家終於還是被說動一起來參加聖誕舞會,且走一個系統的聖誕風格。

那就是很經典的拉著雪橇的鹿、聖誕小精靈與聖誕老公公,而他和東金先生就是那開先鋒的兩隻馴鹿。

高八度的女性尖叫聲、男性鼓譟聲與此起彼落的閃光燈,幾乎要震碎雛河翔的耳膜,讓他的雙眼不能視物。但是雙手被限制下,根本無法做任何反抗,他下意識想退縮,頸上綁著鈴鐺的項圈便叮叮噹噹作響,令他心虛地一震。

往身後退了兩步想要躲到人潮後面,卻又被按住了肩膀,輕巧地被推回前方。

「不要彎腰駝背,鎮定點。」「是的,宜野座先生。」

「加油,雛河你沒問題的,對吧!」「嗯,姊姊。」雛河訥訥地回答,臉色比起剛才緊張到沒有血色,明顯潮紅了幾分。

雛河望向身邊的始作俑者卻只回收更多的無奈。和他同一個打扮的東金朔夜完全駕輕就熟,眉宇間盡是洋洋得意。明明頭上的鹿角可愛得跟他陰沉的氣質千百個不搭,綁著鈴鐺項圈緊緊綑咬住他的脖子活像車禍術後的護頸,以往蒼白、不好親近的臉上還是難掩得意,根本寫著「快來注意我!快來稱讚我!」的表情,嘴角勾起微笑的弧度,也不知道是要招惹誰的稱讚。

除了向前走,雛河不知道自己還有其他選擇。一雙小鹿一般無助的眼神四處亂瞟,像要分散緊張感,卻弄巧成拙。

反而惹來更多大姊姊們的愛憐眼神。

「哇,一課的新人真的好可愛噢!可愛的小馴鹿快看姊姊這邊。」

「宜野座先生今天也好帥噢,麻煩請看這邊!」

「我也好想養一隻這樣的小馴鹿。」

對著四面八方而來的目光,雛河感覺自己像是孤立無援地站立在羅馬競技場上,然後手足寸鐵又手足無措,直等著被萬箭射穿。

終於撐到了紅毯盡處,東金先生拉著雛河的手往地上趴下去,如同事前先說好的一樣擺出了馴鹿拉雪橇的姿勢。身後得大家也各自擺好自己的POSE,雛河只覺得一股害臊從脖子往頭頂蔓延,眼前又閃過一陣刺目非常的鎂光燈,喀擦喀擦。

在他還來不及有所反應之十,所有的羞赧落成影,成為回憶。

 /

回想起當時答應東金先生邀約的那個當下,雛河翔還是千回、百次的懊惱,不論聖誕節過了有多久了。

「整個辦公室裡面最菜的就是你了,當然還有我。」那日下班後,雛河留下來加班解構這幾天事件現場複雜的立體投影,身後卻響起東金先生的聲音。

「?」

「雛河你看如何?」

「請問是什麼事?」飛快的鍵盤停下,雛河翔狐疑地瞇眼,軟軟的話語中帶著保留和觀察。

「和我一起當常守監視官的護花使者吧!」

「護花使者?」

「就這麼說定了。」就在他還在咀嚼東金先生話語中的真實意義時,一切就拍板定案了。

/

後來他們的創意打扮得了所有課裡評分的第一名,獎品就是他們的大合照將會被掛在走廊的展示區,供大家回味。

東金很愉悅,雛河卻很沮喪。

聖誕舞會如火如荼舉辦著,絢爛的燈光下,美食Buffet擺了好幾張方長桌,各色菜餚琳瑯滿目,應有盡有,還有幾盅七彩炫目的雞尾酒。杯觥交錯間,輕快的舞曲在耳邊響起,男方紳士地牽起女伴的手步向舞池,隨著音樂起舞,邁開的步伐、飛揚的裙擺、嘴角難掩的微笑,映著外頭的黑夜白雪,美得像是一場羅曼史電影。

雛河坐在角落窗下的位置,直盯著眼前潔白的盤面,卻食不下嚥。他完全可以想見未來的日子裡,再怎樣的專業度也比不上好可愛三個字給別人的印象,大家都會覺得他是一課的小寵物。

「實在好丟臉,我明天不想來上班了。」摀著眼睛不想面對現實,雛河難過地呻吟,但那聲音卻小貓一樣可愛。指間的縫隙卻透出他鮮紅通透如同番茄一樣血紅多汁的臉蛋。

「我覺得你還蠻可愛。」東金仍舊戴著他的鹿角,優雅地靠著窗叼著菸道。

「這種安慰沒有用。」雛河難得地產生了生氣的情緒,卻還是像搔癢一般無力。

「吶,這給你,聖誕禮物。不知道你拆了會不會比較快樂一點。」雛河抬頭,困惑地接下了禮物,像小朋友一樣搖了一搖它,隔著包裝聽聽聲音,卻還是猜不出裏頭藏了什麼。

在東金眼神示意下,他拆開了包裝,那樁略顯無神的惺忪睡眼卻睜大,頃刻間像從剛才的頹廢自棄裡甦醒一般。

手中艷紅色包裝紙下是個白色的瓶罐,上頭寫著「東金製藥」四個字。

東金朔夜這才緩緩道:「這是我們財團新開發的藥,研發十年明年才準備發行,現在還沒上市。我看你好像很喜歡吃藥的樣子,送給你吃吧。」

「這樣心情有好一點嗎?」東金低沉的嗓音在輕快的舞曲中顯得緩慢而清冽。

「嗯,謝謝東金先生。」雛河正凝神將藥罐打開,小心翼翼地倒在白色瓷盤上,看上去憂鬱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如同小朋友一般的愉悅與興奮。

這禮物倒是送對了。東金無事地掏出打火機,點燃第二根菸。


Fin.

- - - - -

我寫完啦!(摔鍵盤)
原地翻滾一百次XDDDD

评论(9)
热度(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