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約會大作戰

# 快樂129日 ₍₍◝(・'ω'・)◟⁾⁾ 
# 繼續上篇仍然是職場教師paro


 


2:15 AM


Twelve在道路上疾馳,薄風衣在近乎沒有溫度的風中急振,他壓低身,皮手套下的手掌不斷催著油門,在這寧靜時分裡顯得引擎轟隆作響的聲響是如此劇烈刺耳。


但他才不管。 心裡頭只有一個念想,快到家了。


一路上空蕩的街只剩下盡忠職守的路燈還醒著,倒是幾盞忽明忽滅反而讓整個城市的萬籟俱寂顯得一些生氣。


此刻日裡的喧鬧翻騰、夜裡的繁華喧囂都暫緩一氣,像是好不容易被母親安撫闔眼的彆稚孩子,死纏爛打下終於決定暫時妥協。


Twelve在轉過街口後,將車速放慢,到家的時後已經快過午夜。


停妥機車,摘去全罩式安全帽,走到門邊,卸下背上登山包一邊的肩帶,伸長手臂在其中翻攪,隨後掏出一串鑰匙。


「Nine,應該睡了吧!」他躡手躡腳地上樓,一路將樓梯間Nine為他留的小燈關上,每按一次開關,他都在心裡甜蜜一分。


將客廳沙發上的薄被裡摺好,放置在一旁,還可以感受到上面殘留著Nine的溫度,想必等門等了很晚了,才剛上樓吧!Twelve心想。


其實是預計是晚上就該到家,但這趟旅程出了一點小插曲,雖沒有到敗興而歸的程度,但自信的他倒是弄了一點傷回來。一想到這,他就覺得自己的腰在抽痛,一邊走上樓一邊摀著腰際,嗚,這周大概都不能上班了。


/


輕輕地翻開綿被的一角,Twelve整個人鑽進去溫暖的被窩裡,從Nine的背後像無尾熊一般抱住他,將頭靠在他的背上。調了個舒適的角度,才閉上眼睛。


「怎麼這麼晚才回來。」Nine半夢半醒間感受到Twelve的存在。


「乖,繼續睡。」


/


5:10 AM


Nine是被熱醒的,感覺胸口有一個暖爐一直在加溫,那重量壓得他有點不舒服,有點喘不過氣。


睜開眼,他才發現那是Twelve,雙手勾著他的後頸像無尾熊攀附著他最愛的尤加利,正睡得深沉、香甜。


他愛憐地,摸了摸Twelve淺褐色澎軟的髮:「累了吧!」


在他額頭親了一下。


這幾天他不家,他真的好想他。

/


7:00 AM


清晨微涼的風吹動窗簾,陽光灑落在柔軟的床榻上,Nine的生理時鐘催促著他該起床上班了,所以他醒了。


「現在幾點了?」無視壓在自己身上的重量,Nine伸手往床邊的矮櫃上摸索著眼鏡,戴上眼鏡,眼神呈現一片清明。


「Nine,早安吻?」胸前的Twelve卻連眼睛都還沒張開,就像向母雞討食的小雞一般,本能性地噘著嘴唇向上討吻。


Nine皺了眉頭,很明顯地用肢體語言拒絕這個提議,但Twelve也不笨自然是知道這沒有任何動靜所代表的意義,但他發問的目的好像也只是支會Nine一聲。


先聲奪人、聲東擊西Twelve一向很拿手,頃刻間,在Nine還沒有意識下,Twelve傾身向前,輕啄了一下Nine的唇,偷了一個香吻。


眼睛都還沒睜開,Twelve傻傻地笑。是在作夢嗎?


「我還沒有洗臉刷牙。」


「我不介意。」


「我很介意。」


Nine準備起身盥洗,預備煮早餐,然後再去上班,但Twelve還攀在他身上,讓他難以動作。怎麼辦?他片刻間想到一個辦法,一翻身,技巧性地將Twelve壓在身下, 想把他放回床上,讓他繼續睡。但才一動作,Twelvve就痛得該該叫,整個人像活跳蝦一樣,在床上翻滾,眼角還意思性地噴出了幾滴眼淚。


「好痛~Nine~」整個人算是全醒了,大眼睛裡濕潤,眼神可憐兮兮的,像被踩到了澎軟尾巴的小狗。


「怎麼了?」Nine驚惶失措,但這反應看在Twelve的眼裡卻滿是甜蜜,雖然腰真的很痛很痛。


「我閃到了腰。」


/


瓦斯爐上平底鍋裡油正熱著,抽油煙機作響,這是他們家一天開始的日常。


Nine幫Twelve向學校請了病假,自己也休了一天的假在家。


Twelve穿著睡衣坐在餐廳裡,潔白漂亮的小腿在椅子下晃啊晃,笑得燦爛,但語氣卻很是卑微:「Nine特地為我請假,實在不好意思。」


「完全看不出來你有一點不好意思。」在流理臺前洗洗切切的Nine很不以為意,捧著碗攪拌著蛋汁,仔細地盯著油鍋,將吐司沾過蛋汁,一片片地下鍋,像在做精密實驗一般力求精準,頓時香味四溢。


「被發現了。」Twelve毫不掩飾地展現如夏陽般的燦爛的笑容,坦然回答。


啊,這人是屬於自己的。Twelve捧著臉看著Nine穿著圍裙的背影,陶醉。


/


「Nine,我們這樣好像在約會。」


「你開心就好。」


喝著熱奶茶,Twelve用銀製叉子將Nine剛煎好好熱騰騰的法式吐司一切為二,然後豪邁地插著比較大塊的那半,大口地往嘴邊送。


「好好吃。」


「你這傷怎麼來的,還有臉上的?」


「噢,其實都是小事。」Twelve眉眼彎彎,幸福地看著坐在對面正用湯匙挖著馬鈴薯泥的Nine,嘴裡塞著早餐,含含糊糊地交代此次的行程。


不同於Twelve的精明內歛,Nine雖然平時看起來很好親近人又可愛,但瘋起來可比山上的野猴子還撒潑,發狂起來如修羅不好惹。


在學校裡主要交授的是野外求生的課程,當然這不是在課堂裡就可以學得會的,所以經常帶隊出外,但這偶爾的小別勝新婚,滋味真的不同凡響。Twelve倒是很放心地把Nine放在學校這種封閉的環境中,自己往山野裡去發洩自己用不完的精力。


這次帶隊小大一出去進行的課程,到的是Twelve所自己熟悉的山林,而且隊員都是可愛的大一小朋友,比起老油條那可愛度硬是多了好幾倍,所以Twelve比平常更放、更瘋狂的玩。卻沒料想到不是所有人都跟他一樣,有超乎常人的體力與肌耐力。


去 河邊溯溪,他設計一個三層樓的跳水活動,如花式跳水比賽,每個人都使盡渾身解數、花招百出,濺起湖面大大小小的晶亮水花。先跳玩水的同學游到岸邊,錄影的錄影,鼓掌的鼓掌,玩得歡脫、笑得狂放,Twelve也很開心,還露了一手後空翻之後的側轉入水,博得滿堂彩。


只是沒有人料想到早先幾個小時Twelve帶隊去登山把孩子們操到腿軟,活動接近尾聲的時候,有個孩子正準備起跳,一時之間腳下無力,整個人重心向前滑倒了,整個人順著岩壁就要滑下去。


Twelve餘光瞄見了。

「冬二老師!」在尖叫與哭喊聲中,Twelve不假思索就衝出去死命地抱住那孩子的後腰,臉上調兒啷噹的歡快模樣在一瞬間被洗掉,眼神深沉而嚴肅,把他整個人往後帶,但在這時候,兩人腳下的石塊卻崩落了,眼看都要摔出去,


「用力往前跳。」Twelve借力使力,腳用力往後踏,石塊瞬間崩碎。


他奮力將那孩子往前推,遠離岩壁,帶著他直往三層樓的水面墜下。


最後入水的瞬間,他發現有點不對勁,深刻地感受到腰部僵硬又陌生的感覺。


呃,他好像閃到腰了。


/


「不過,我有把大家都安全帶回來了。」避開有點尷尬的閃到腰話題,Twelve撐著下巴滿意地避重就輕。


Nine微笑不語,但眼神裡對他的肯定卻閃耀如星。




Fin.


- - - 


謝謝燁燁的Tag ★
第一次還稿子還得如此有效率(感動灑熱淚)


我喜歡會做早餐還會等門的居家型Nine,感覺好好吃
129日大快樂!!!!!雖然這CP有標跟沒標一樣
哈,畢竟我CP可逆,又不太寫肉,CP都亂標 (捧臉)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個有點私心的小故事 
(๑´ㅁ`) 啊嘶,期許下次會有肉



评论(8)
热度(1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