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愛太早】思慕

# 今市子《相愛太早》
# 2010-2011舊作


當那份感情的種子在心底發芽,深深紮根骨血中,並像野火焚燒曠野般肆無忌憚的在心上蔓延開來,要徹底拔除已不可能。對吧?

/

臥房裡,寬大的雙人床上兩個潔白柔軟的枕頭疊放在一塊,像是兩個相枕而眠的情人,一床棉被也摺疊的像豆腐乾般整齊,床的右側是一排書櫃,櫃子裡放著各式各樣的書籍,從精裝的詩集到雜誌,最上層的那排間歇排列著幾幀的照片,有整個家族的合照、全家的合照、兩個人的合照,但相同的一點是總有一對外貌相似的青年比肩合影,笑容中是無法擊退的堅定與幸福。床的左側放著櫻桃木色的衣櫃,裡頭擺放著兩區迥異風格的襯衫與西裝,卻有種互補的微妙契合感,靠著衣櫃的角落放著一面直立的穿衣鏡,鏡面著實倒影出一個不動如山的身影。

北澤修坐在床沿一動不動已經快半個小時了,鏡面著實反應他發愣的樣子,十指交扣托住下顎,周身彷彿圍繞著愁緒的濃霧。身上穿著筆挺的黑西裝,白色襯衣燙的潔淨平整,留著一頭俐落精幹的短髮,腳上穿著黑襪還沒套上皮鞋,雖然今年已經三十四歲了,卻仍不減當年英俊青年的風采,反而更顯成熟男人的魅力。

沉思了許久,他像突然發現時光不曾為他停頓腳步似的,懶懶地看了一下左手腕上的錶,嘆了一口氣,抬起眸準備把領帶打好,快點起身去參加喜宴,卻意外跌進了穿衣鏡裡。鏡中那雙凝視著自己深邃的眼,黑色瞳仁裡盡是散不去的憂慮,讓他頓時覺得異常煩悶。

「又是一場婚禮啊!……」修慢條斯理地從床沿拾起領帶,熟練的對著鏡子繫起,嘴邊伴隨著的嘆息卻此起彼落。

「這次去肯定又會被親戚催婚了……說不定還會掙來一堆的相親。」

掐指算算,距離上一次他參加婚禮已經過了七年了,上次的婚禮是哪個親戚的呢?他已經想不起來了。但是腦海中卻牢牢記著,那次的婚禮讓他自己找回了道隆,童年蟬鳴聲下那個追著自己屁股後頭跑的小屁孩,占有慾很強的小愛哭鬼,當年要考大學短暫寄宿自己家的呆傻大學生,自己試圖用最錯誤的方式挽回的愛人,心頭最割捨不下的存在,最在乎卻也最不忍碰觸的人。

想到可愛的戀人,修的唇角就不自覺上揚,縱使心裡還是沉甸甸的。

說起來這輩子除了道隆外,他沒有真正交過幾個情人,女朋友也只到牽手的階段就分了,到了快要不惑的年紀卻仍孤家寡人一個,和表弟兩個人名列家族中最令父母焦慮和擔憂的第一位,可是修的心裡卻是百般無奈。

為了道隆,他在公司附近買了新房子,遠遠的搬離彼此的父母家,丟了租賃處的狹小單人床,買了一張容的下兩人的舒適雙人床,一床整套的羽絨被,開始了甜蜜卻參著苦澀的兩人生活。雖然日子中的幸福比重比較大,每每午夜夢迴他跟道隆還是會不自覺從床榻上驚醒,被恐懼的夢魘所驅使,在彼此的懷抱中寒顫著,害怕藏在心中的秘密會被旁人無情的揭開。他們其實都不想當個不肖子,不想讓從小疼愛他的親人們傷心、難過,只是……只是……有一種愛是此生此世的無悔,就算墜落也願意為愛而粉身碎骨,他相信他們的愛就是這樣子的。

雖然說檯面上看來,整個時代在演進,世俗也漸漸放開了禁錮。但是有些禁忌是永遠不會隨著時光與歲月的推移而解禁的,他願意為了他們的愛赴湯蹈火,卻對身旁的親人還是難以啟齒,他心中的秘密。

「修,你在想什麼,那麼專心。」開心的嗓音在他耳邊像是煙火般絢爛地炸開,轟的他來不及加以反應。

「嚇!」突然修被人從背後環抱住腰際,背脊一陣僵直,轉頭一看,發現是道隆。

這個人就是他的秘密,他此生難以割捨的牽掛。

「沒有什麼。」修答覆。

道隆把修抱的緊緊不放,一張俊朗的臉實實的貼在修的頸上,還滿足的蹭了幾下,依戀的聞著他的氣息,輕輕的闔上眼睛。

他們是一對相愛的戀人,這本是一件人間佳話,無奈的是那層無法跨越的血緣藩籬與世俗眼界,只因道隆是修的親表弟,小了兩歲的四等旁系血親,出生那刻就刻畫的命運,註定了這輩子的愛戀將不容於世俗,是不倫也是亂倫。

「小隆,別鬧了。」他寵溺的轉頭親吻道隆的臉頰,雖然有點捨不得,卻還是不能一味的放縱他的任性。

「今天可是百合的婚禮,你這個大舅子,可得好好當,可別遲到了。」修囑咐著,換來道隆一陣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心裡面的輕呢。

「別再抱著了,該出們了。」他扳開道隆放在自己腰際上的手,欲從床榻上起身,回過身只見道隆還坐在原地,眼眸中流露出失落,癟起嘴,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像極了小時候修每次只要跟其他表兄弟姊妹玩耍時,道隆都會表現出的模樣。

「修,可是,我愛你。」他說。

修低下頭,沉默的許久,抬頭望進道隆湖水似深沉的眸中。


/

「我知道啊!道隆……我也愛你」他往回走,順勢把坐在床榻上道隆撲倒在床上,吻了他。

讓行動代替言語,讓行動代替話語,他是愛他的,沒錯他是愛他的。

修用舌撬開了道隆的貝齒,放肆的攝取著他的芬芳。享受的親吻的熱度,道隆一扭身,把修壓在下面,更激烈的吻著他,修睜開雙眼,在道隆的眼中看見了迷亂的自己,道隆在修的眼中看到的癡愛著的自己,當下他們遺棄了整個世界,忘卻了無情的現實,只沉浸在屬於兩人的愛情中。

道隆忘情的撫摸著修的身體,由結實的背部到緊實的臀部。

在道隆眼中,修是最完美的,道隆忍不住低聲的呻吟著。

可是就在他解開修的襯衫鈕扣,並試圖準備解開褲頭時,雙手被修緊緊的握住了,他怔愣的抬起頭。

「不……不行」修搖著頭,瞬間澆熄了道隆滿腹的熱火。

「我們已經耽擱太久的時間了,婚禮快舉行了。」連修自己都恨自己這及時的理智,可是如果不適時的制止,他想他們兩個人都不用去參加婚禮了。

「你來接我耗了這麼久,舅舅、舅媽會起疑的。」

「你懂嗎?修」道隆搖搖頭。

道隆頹然的倒臥在修的床上,兩個人比肩而躺,只是道隆的眼神很落寞,修的心裡很虧欠。

「你知道嗎?修,為了你,我可以放棄一切,可是你每次這樣子都讓我覺得,也許你對我的愛也可以中途採煞車。」唇畔一抹苦笑。

「也許有一天,你說不愛就不愛,我們的關係會回到原點。」他啞聲的說。

「你知道我不能不顧一切。」他狠不下心,卻還是說了實話。

「你對我的愛,很縹緲很朦朧,有時讓我不確定你是否真的愛我?還是只是補償那年的意外……」道隆咬著唇,可去溢出口的悲傷卻壓抑不住。

「我好怕有一天,你會真的放手,把我一個人遺棄在這裡。」他掩面遮住自己濕潤的雙眼,遮蔽著慘白的面色和心中難耐的恐懼。

「我不會的。」修信誓旦旦的說,伸出手掌握緊一旁的道隆。

「但是,你說過,如果有一天,我結婚了,你會以表哥的身分給予我祝福。」他慢慢的說著,卻帶著心痛。

「我不要……我不要有那天。」他低垂著睫,話語輕輕的逸出唇瓣。

/

 

「不要這樣說,小隆。」他轉身看著他,眼神中帶著幾分的無力。

「你知道我愛你。」

「但你不知道,我的心中永遠只有你。」道隆低聲說。

「容不下第二個人……容不下。」他失聲,道隆強忍著悲傷的淚,轉過頭去。

「走吧!算我最後一次求你了。」他低下身段去求他。

「走吧!」他溫柔的勸他。

「小隆……」道隆掩住耳,在他們之間砌起了一道牆,拒絕修的來話。

不聽、不聽、他不聽。

修還抱著道隆的腰際,把他緊緊的抱在懷裡,在他耳畔傾倒著溫柔的告白:「對不起,我讓你沒有一絲一毫的安全感。」

「我的愛很脆弱。」

「因為我害怕,我害怕傷害了我最愛的家人。」

「但是你才是我最在乎的。」

「如果傷了你,那又有何意義?」

「我忘記告訴你一件事。」

「我愛你。」修可以感受懷抱的道隆正輕顫著,像是聽進去他所有的話語,他下定決心再也不會放手了,再也不會。

道隆的臉龐滑落兩道清淚,,落在他的衣服上。

「小隆,我愛你,永遠。」修在道隆的耳邊,說出了永恆的誓言。

「永遠。」

 

 /


最後他們雖然沒做什麼事,卻遲到了一個小時之久。

兩個婚禮的伴郎,就這樣一塊兒遲到了,當然少不了的是被長輩們念了一頓。

「塞車,塞車,沒辦法。」道隆臉不紅氣不喘的扯謊,開心的眼眸瞇成彎月,看像一旁的修,修也只好同意的點點頭。

「一定是道隆你在拖時間啦!」穿著純白嫁紗的美麗新娘不悅的責怪著,掀起頭紗,俏臉蛋上有的淡薄的不悅。

「臭道隆你一個人沒來就算了,害修哥哥沒全程參予我的婚禮。」伸出食指,百合子生氣的只著自己哥哥道隆的鼻子,叨叨的念著。

「你說你要怎麽賠啦!臭道隆」百合子嘟著嘴,嬌氣的嚷嚷著,並輕剁著步伐。

「好嘛!那你下一次結婚,我一定會讓修全程參予。」道隆玩味的挑挑眉,存心逗弄著百合子,真是一天不拌嘴就渾身不對勁。

「臭道隆。」只見百合子非常配合的生氣了,對著他磨著牙。

「你很可惡耶!」她掄拳,作勢要攻擊他。

「呼叫新郎,呼叫新郎,請快領回你的『賤內』。」卻還是沒來得及召喚新郎,實實地被百合用力的捶了一拳,胸膛正面受敵,然後順便得到一抹得意的微笑。

百合子可是聰明人,她知道有長輩在場的地方,道隆可不敢欺負她。

不久,新郎終於匆匆出現了,濃情蜜意的一雙新人牽著彼此的手,很快就消失在他們眼前。

「真幸福啊!」道隆不禁羨慕的露出笑容,眼神追逐著兩人離去的背影。

「對啊!」

 /

 

喜宴過後賓客漸散,只剩下一些較熟稔的親友,在酒過三巡後,大部分的人都醉的一蹋糊塗了。

當然,修和道隆也有點醉了,不過道隆的酒量比較差,他臉頰紅通通的,打了個嗝,眼神迷迷濛濛的,神志不太清醒。

「修,我想睡覺了。」他環抱住修的脖子,靠在他懷裡,像隻小貓一樣的磨蹭著,還發出舒服的呢喃。

「乖……」修溫柔的摸著道隆的頭。

道隆瞇起雙眼,昂頭舔上修的唇瓣,並吻了上去,然後傻傻的在原地笑著。

「你們這是在幹麽?」眾人愕然,這個舉動讓原本就已經醉醺醺的大家,在瞬間彷彿都被灌了強效醒酒湯般清明。

「道隆、修。」頓時,氣氛變的非常凝重,彷彿瞬間天的間都籠罩著陰霾,日光隱匿。

「我想也是時候該坦白了。」修不疾不徐的說,看像自己懷中已經睡去的道隆,眼中卻沒有了早些時候的半點退縮。

秘密好像再也無法隱瞞了,他從他們的眼中已然得知,可是現在的他,卻好像放下心中一塊大石頭般的輕鬆。

笑了,修笑了,修握緊道隆的手,眼神中寫滿著堅定。

無懼。

「我們真心相愛。」

該來的命運是怎麼也躲不掉的。

你故意先轉個彎避避它,偏偏它卻已在轉角等候著你。

但是心中無所畏懼,又有什麽好怕的呢?

重點是他們相愛。太早的相愛,雖然讓他們繞的好大一圈的遠路在又聚首,但是命運早已在無數歲月的起始點就寫好。

他們中會相愛,並且相守。

                                  

Fin.


评论(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