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35】終究會醒來的夢

# 故事敘事時序有點跳tone噢!
# 50題第一禮炮!!!!ヽ(●´3`●)ノ


作為一個喰種,月山習很少做夢,對於人生已經精彩充實的人來說,實在不需要虛幻的夢境來填滿現世的缺憾。但最近不知人間疾苦的月山習也漸漸開始體會凡人得不到卻想要的痛苦,那就是被看得到而吃不到的食欲煎熬。

「好想吃一口啊!小金木。」在柔軟奢華的床榻上翻來覆去,睡夢中還囈語重重。

 

這夜卻一反過去無數夜晚的短暫,漫長的不知所謂。該是天明了吧,月山習心想,但睜開眼卻又是一片無法視物的漆黑,正在困惑之餘,突然感受到神經末端的噴張,敏感的舌尖跳動,彷彿因眼前即將出現的菜餚的美味而隱隱發顫著。

頃刻之間,一片動人的金黃在眼前展開,空曠而寂寥的大地被群山環繞,如夢似幻。

這是一個美麗也美味的夢,像是一疊精緻的開胃菜,沒有特殊的香氣灌入鼻息,卻又令他食指大動。但為何月山會知道那是一個夢,因為充溢在鼻息裡的稻香、土香,一切都是身處都市塵囂中的他無法觸碰到的世界。風輕輕吹拂著帶著土地的溫度,一片搖曳的金色海濤中,銀白的少年背對著他,眼神望向遠方的山巒,白髮似點點落雪隨風飄逸,每一絲髮絲都像月山對他的思念。

「看我一眼,看我一眼,轉頭看我一眼。」月山在心中喃喃,像是對上天祈願,又像對著那少年懇求。

像是顧念他的殷勤懇切,少年轉身,那個四目相對的剎那,金木研望見了他,月山覺得那是一個看透自己靈魂的凝望。金木漆黑的喰瞳,轉瞬間卻轉為人類那水汪汪的可愛眼眸,唇邊溫柔地笑了,眉眼都帶笑。

遙遙之隔,風吹,穗花搖曳,像相距著一層時空,他無法清楚聽到他的話語,但他快哭出聲來了,少年張動著口,那嘴型反覆出現三個字──月山習。

月山覺得整個人都快融化了,但下身某個難以控制的器官卻堅硬如鐵。

/

然後他翻身,輾轉之間就醒了。

「我就知道!!!夢都是會醒來的。好不甘心,還是吃不到啊!好想咬一口啊!一口就好!」

「不過,金木還是這麼可愛。」萌死他的,毫無形象大字躺在自己的KINGSIZE床上,月山翻來覆去,捲著棉被喘息。

/

多年前的夢境,如經重現在眼前,眼前的人習如昨日,完好真切地存活著,但他卻無法清楚認知夢與現實的分野。

群山環抱下的平野,從黃金海浪中走出的那記憶裡的人,正站在自己眼前。

「好久不見了,月山先生,每到收穫季節到,我總會想到你。不介意的話請盡量不要吹到風,最近正在割稻。」

「雖然身為都市人,但這點小事我還不怕。大不了你幫我洗澡吧。」

「我可不是當年那個一本書就可以騙出去的少年了,月山先生,可別趁機卡油。」

曖昧地啃咬著月山的後頸,金木在他耳邊輕緩道。

月山的耳朵一陣如雷的酥麻,但內心卻做崩潰狀,怎麼這麼多年,他還是吃不到金木肉啊啊啊!不過這輩子還能活著看見他,已經是最大的幸福了。

來日方長,總有一天吃到你。月山微笑。


Fin.
- - - 

第一篇喰種同人就獻給月山桑了(煩燥
我喜歡的就是有點莫名其妙又大開變態花癡少女模式的月山桑

评论
热度(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