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影】一個夏天的故事

■  02/24 及影茶會無料!
■  2815字

及川升上大學後的第一個暑假快結束了,夏日也將入尾聲。國高中生們已經開學了,但作為大學生的及川沒這麼早開學還在家裡當養尊處優的小少爺。炎炎夏日他幾乎都躲在室內,不論是在室內練球、跑步、還是觀看比賽的錄影,都避開白日燥熱大約傍晚才開始活動,明明是艷陽高照的夏日裡,皮膚卻比冬季還白了好幾度。

這天的他本來沒有計畫要出門的。只是在吃過晚飯之後打開冰箱發現,自己最後一根POCKY冰棒不知被誰吃掉了。「可惡,吃過晚餐吃後好想來跟冰棒啊。」他忍不住在心中腹誹。只是家附近沒有商店,他便為了這一點口腹之慾,踩上媽媽的有著菜籃的淑女腳踏車,準備往遠一點市區的超市騎去,踏上尋找冰棒的征途。

出門的時候還被一起坐在客廳電視前的家人們吩咐了一列「順便幫我買一下」的清單。

 

「謝謝惠顧。」

及川的腳程很快,一下子便抵達超市,採買也很快就結束了,就像他平常在球場上綜觀全局一樣、掌握一切一樣,很精準就把所有該買的東西放進購物車裡面。

及川走出超商,踏上媽媽的淑女腳踏車,裝滿菜籃的是姐姐吩咐要買的零食跟飲料,爸爸的啤酒跟媽媽的罐裝調味料。他輕鬆地踩著踏板,哼著不成調的旋律,上一秒是動人情歌,下一秒卻又直轉而上變成激烈節奏的搖滾,他在風中肆意擺頭舞動,開心之餘卻沒想到在回程半路遇到了一個不速之客。

遠遠及川就看到那個起步落步都緩慢的熟悉身影,明明在行走卻都沒有邁步前進的跡象,微垂的頭、眉頭皺著,一臉醜表情,明顯是有事情煩心,正在思考。及川的惡意幾乎如本能彈起,他想著待會兒要如何捉弄對方,想看他那張無事時平靜的臉又會如何激起波瀾||就已忍不住在心頭暗自竊喜起來。

及川緩慢騎近那人,不動聲色地從掛在握把下的袋子裡地掏出了一根百吉冰棒,往對方的後頸冰了一下,嘴角剎那間揚起了陰謀得逞的微笑,準備接收對方的反應,但那笑容卻甚是開懷、惡劣卻明朗。

如及川所料,對方抽氣急促發出「嚇」的一聲,縮著脖子一緊,右手按著後頸,往後退了一步,抬眼防備地扭頭瞪向他,眼神凌厲防備。

──超像受到驚嚇的野生小動物。

──也太可愛了吧!呵。

「及川前輩……原來是是你啊?」然後及川聽見了那熟悉,呼喚著自己的聲音。

影山望向他一副了然於心的表情。

「這不是飛雄嗎?你鬼鬼祟祟在這裡晃來晃去做什麼?你這次又怎麼了,怎麼你老是心事重重的時候就會被我遇到啊?」及川停下單車,單腳踏在地面,打趣地說道。

「沒......什麼重要的事。」影山有點遲疑,眼睛快速地眨了兩下,眼神有些閃避。

「喔?那你現在是要準備回家了嗎?」

「嗯,對。」影山嘴角抽動了一下,明顯就不是在說實話。

「上來吧,我順道載你一程吧。」見他傻愣在原地不動還在猶疑,及川假似不耐煩地催促:「快點上來啊,還要我請你上來喔!」

「及川前輩……我……」又是那副欲言又止的怪表情,及川眼神上下瞟了影山,覺得肯定又是需要時間才能好好解決的問題,便果斷地截斷影山的話話道:「有事路上說,這個給你吃。」說著這便將原本手中那隻拿來捉弄影山的冰棒,塞進了他的手裡。

影山跨坐在腳踏車的後坐,一手為了安全起見環抱著及川的半圈的腰,另外一手拿著冰棒正舔舐著,嘴裡含糊問道:「及川前輩你會寫作文嗎?」

「你用這種不肯定的語氣問我有沒有搞錯啊,飛雄,及川先生除了不能把自己舉起來以外,有什麼事情是辦不到的。」

「那可不可以教我寫作文。」

「寫作文?你什麽時候變成認真讀書的好寶寶了?」及川有些訝異。

影山有些緊張地揪緊了及川的衣襬,像是不知是否會被對方拒絕那樣說道:「我暑假作業的作文被老師退件了,老師說寫得太不認真了,他叫我沒寫完補交前都不准去參加社團活動。」

這老師也太狠心了吧,不知道排球是飛雄的生命嗎?及川心裡這樣護短地抱怨著,但嘴巴上卻還是惡質地訓著影山:「你是笨蛋嗎?那只是國文老師的威嚇,就是嚇嚇你吧,讓你下次寫暑假作業認真點。竟然就因為這樣嚇到不敢回家,真的是……令人難以想像,我平常講話你都沒這麽聽話吧!」

「那是因為及川前輩……每次都……」很惡劣。

影山忍不住反駁卻又把後段的話全部吃進嘴裡

「怎麼不繼續說下去了,嗯?」及川忍不住想扭頭回去看影山在幹麼,卻忘記此刻的自己正在馬路上騎著單車。

影山幾乎是反射地伸出手把及川的頭扭向正前方,喊道:「及川前輩看路啊!」

他卻忘記自己正在吃冰棒,冰棒就這樣吻上了及川俊秀的臉龐。

「好冰!!!不對!飛雄這樣很危險啊,你不要隨便亂鬆開手!!!」

 

「平常可不是隨隨便便的人都可以進我房間,好了,你坐在這然後快寫,我看著。」及川把影山往自己書桌前的椅子上壓下去,自己再抽出另外一張椅子坐在他旁邊。

「喔。」明明是影山要求的,此刻的他卻顯得有寫不情願。

及川也知道影山大概的情況就是寫不出來吧。畢竟飛雄就是詞藻量匱乏、生活經驗缺乏,又滿腦子只有排球知識的笨蛋啊。

「你怎麼還不開始寫?」

影山握著筆有些迷惘困擾,但眼神還是誠懇,他坦率地說出:「我不知道什麼叫作沒內容。」

「嗯,拿來我看看。」及川伸出手,而影山乖巧地把紙遞上。

及川接過影山的作文紙視線認真地在紙上掃,一邊把紙上的題目給念了出來:「題目:我最喜歡的事,哈哈哈哈哈,這什麼鬼題目,是給小學生寫的暑假作業吧!」

接著往下繼續看,咦——內容在哪裡?我怎麼沒看到。

「飛雄你這是寫完的還是還沒寫的,怎麼只有一行?」

「我寫完了。」

「嗯?寫完了?你這樣就寫完了嗎?哈哈哈哈哈,難怪會被退件,我是老師我也要退你件,我、最、喜、歡、的、事、是、打、排、球,這回答還真像是飛雄會說出的答案。」

「說好不笑的。」正襟危坐在及川書桌前的影山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抱歉抱歉,太開心我就忘記了。」及川撐著臉,吐舌,俏皮地笑看著影山。

 

結果他們就這樣一路寫到了快半夜十二點。過程中及川眼看來影山大概來不及回家了,便留他這個晚上在家裡睡一個晚上,在影山打電話回家報備之後,及川便催促著他去洗澡並交代影山把校服脫下來讓他拿去洗。起先影山有點抵抗,畢竟讓前輩幫自己洗衣服是多不尊師重道的事情,但寫作文這件事情似乎消耗影山太多腦力,正在成長的少年甚是貪睡,後來主導權都在愈晚愈有精神的及川身上,困意愈來愈濃的影山幾乎是半推半就配合著。

看著預估的洗衣時間結束了,及川便吩咐影山自己去晾衣服,自己則是下樓去客廳喝個水。但回到房間準備上床睡覺時還不見影山回來,及川很困惑地循線往洗衣間走去,只見穿著自己洗白的舊運動服的影山正一臉疲意地靠坐在洗衣機旁邊睡著了,連身後的洗衣機正「逼逼逼──」地發出衣服洗淨完成後的機械提醒音,卻也沒有把他吵醒。

及川好笑地嘆了一口氣,彎身從洗衣機裡把脫水完的溼衣服取了出來,抖了抖,高掛在曬衣桿上,蹲下坐在影山的身邊,靠著洗衣機看著影山的校服在自家的曬衣桿上隨夜風飄盪著。

 

欸,小笨蛋,我知道你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打排球,但我喜歡的事情,不知道你要多久以後才會知道啊。我喜歡在夏天睡午覺時把冷氣開得很強,強到可以裹著棉被睡;喜歡在練球之後的第一口冰水,那瞬間湧上腦門的刺激冰凍感。喜歡捉弄你,但更喜歡的是被我捉弄著的你。

我最喜歡的一件事情,大概就是這樣看著你,直到很遙遠遙遠的某一天,直到時間不再走動為止吧。

 

Fin.

- - -

好久沒有這麼開心的笑了!

及影茶會是如此美好,那個有著陽光跟歡笑聲的午後我會永遠銘記
謝謝認真用心的主辦,謝謝一起玩耍的同桌和所有參與的人

謝謝古館老師!謝謝及影!

评论
热度(3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