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影】歸途

■  CWT48 無料配布
■  1630字
■  跟《山河》《燒貨》同世界觀的大學同校設定


一整天的練習賽,影山的腎上腺素狂冒,在球場上奔跑的身影洋溢著生命力,眼神銳利而飛揚,軟亮的黑髮隨著跳躍托球的動作而飄而落,快樂得就像是非洲大草原上縱情奔騰的野生動物,所到之處都揚起一片名為熱血的沙塵。

但這樣暢快的一天也總有結束的時刻。雖然影山的精神上仍不感疲累,但在一天高密度的肌肉發揮下,渾身體力幾乎透支,流盡了汗水更榨乾了精力,身體也忠實地反應著疲乏,過於激動興奮昂揚的後果就是他忘了保留一點回家路上的體力。

影山幾乎是靠著意志力死命地撐著眼皮一邊抵抗睡意一邊邁開大步走向地鐵站,在確認上了電車且有位子,落身滑入座椅的剎那,他緊繃的神經瞬間鬆開,一如瞬間斷電的安全系統不用三秒便陷入了深沉的睡眠。

幾乎是此一同時電車門將關上,不遠處一個奔走而至的身影在即將關上車門的那幾秒間,一個側身俐落靈巧地穿過車門,也上了車。那是一路跟在影山後頭的及川,他站穩了身子,長吁了一口氣,調整了一下呼吸,才又漾開微笑走向連睡覺都正襟危坐的影山,嘴上卻一邊抱怨道:「這臭小子腳程還真快,走比跑還快,都不等及川先生一下。」

及川不動聲色地坐到了影山的身邊,撐著右臉,看著窗外飛逝而過的夜色,嘴角卻幸福地竊笑著。

電車又過了幾個站,有人上車有人下車,來來往往的聲響都沒能吵醒影山,及川左盼右盼著被發現,但後來轉念想想自己還真笨,影山睡得這麼熟,要等他發現自己車都已經開到終點站了,隨即笑著放棄。

沒過多久,及川就感受到左邊肩頭有重量緩緩落下,而且一點點加重,脖子被髮梢輕輕掠過,他感受到陣陣搔癢。那是睡著的影山整個人軟綿綿地往及川身上倒了過來,本來只是一點點的傾斜地壓向他,最後整個人舒服地靠在他的肩頭,睡得香甜。

「還真的一點都不保留實力啊,打就要打到對方都站不起來為止,小笨蛋。」及川幾不可聞的戲謔笑聲,如同午後幾許灑落的陽光、一點微風,輕微卻帶著眷戀的溫度,彷彿可以滲透影山的夢境,卻也可能沒有。

 

「好吵。」身旁的人笑得一晃一晃,原本靠在及川肩頭的影山濃黑的睫顫動了兩下,伴隨著輕輕「嘖」了一聲醒來,他皺著眉頭精神還不太集中,但隨即感到不對勁,影山突然想起自己正在回程的電車上。影山急促地坐正了身體,懷有歉意地往身邊一直被他靠著的人看去,正準備為自己隨意靠著別人的失禮舉動道歉。

未見人卻先聞聲,他聽見那身邊熟悉的嗓音正高聲談論著自己。

「小岩,你知道嗎?小飛雄竟然就這樣從從床上滾下去,也睡太熟了吧!而且滾下去以後竟然還能若無其事的睡,還沒冬天就開始冬眠了真不愧是小飛雄啊,跟頭熊一樣。」及川一臉洋洋得意,一副像要炫耀全世界都不知道只有自己挖掘到的寶藏那樣。

「及川前輩……你講電話不需要這麼大聲,你這樣大概全世界都聽到了。」影山不滿地說。

「及川前輩……」見及川似乎沒有要放低音量的打算,影山本能地向前奮力扯住及川的手臂,企圖搶過已經發燙的手機,幾乎整個人攀附在及川的身上卻沒有自覺,伸長手臂,一雙眼睛專注在及川同樣高舉不讓他搶奪手機的手掌心。

「乖,不要鬧,我在跟小岩講電話呢。好好好,聽你的,我馬上小聲,嗯?」及川笑盈盈地用空出的那隻手把影山壓向自己的胸懷,牢牢抱緊,及川的下巴還順勢地抵在影山的頭頂。

被壓在及川懷裡的影山乖巧聽話,完全沒有意識到兩人現在的動作更會讓全世界驚呼連連。但影山還是止不住內心源源不絕想要向岩泉徹底解釋清楚事情來龍去脈的衝動,他低聲反駁道:「但你後來自己也摔下來了,還壓在我身上,這你有記得補充進去嗎?」

「原來你剛才沒有睡著都在那裏偷偷聽呀,可我壓在你身上才不是摔下去,是我故意的!哼,笨蛋就是笨蛋。」及川從鼻子傲慢地輕哼一聲。

被吵醒的影山其實倦意還是很深,也覺得跟及川在電車上吵架很沒勁,閉起眼睛打了個大哈欠,就轉頭過去不理他了。

「這麼快就要認輸了,還以為你會找我吵架呢?」及川打趣道。

「及川前輩你好吵,我還想睡。,」

「那你就睡吧,我這次一定不吵……你。哎呀呀怎麼又不聽我把話說完話就睡著了。等一下到站可不要叫我背你回家喔,我才背不動你呢!」  

影山往老位置靠回去,臉頰在及川的運動外套上蹭了蹭,終於在他的肩頭找到了舒服的位置,便又再睡去。

睡得安穩自在。 

 

Fin. 

- - -  

話說我寫文好像愈來愈沒深度,但寫寫廢萌日常真的好快樂喔↑✧*。٩(ˊᗜˋ*)و✧*。明明我喜歡且較為擅長的是傷害及川的靈魂,但卻忍不住一直讓及影甜甜甜,讓及川ㄉㄉ有機會有事沒事就吃吃飛雄底迪的嫩豆腐,補補元氣(並沒有XDDD) 一定是因為捨不得讓飛雄難過就收起我的刀。

评论(6)
热度(4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