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Sick Cat

# 912日快樂!願你們一生快樂QQQQ
# 復健短打
# 1887字
# 陪家人住院好崩潰本來想寫刀但還是寫了糖


纖細少年衣衫單薄,洗白的布料隱約透出肌色。他在濃密林間邁開大步奔跑著,寒風撕開他茶褐色的短髮,髮梢獵獵濺過臉頰,刺出的枝椏也在他手臂上劃開無數細長血口,卻沒因此止住他的步伐。他赤足踏過礫石與冰雪構成的路,碎石與尖銳冰椎刺進血肉之中,他卻毫無知覺一般奔往而前,只留下身後一路血紅的足跡。

將高聳刺入黑夜裡的密林拋之腦後,在他眼前展開的是一片無垠無盡的黑與白──將所有希望都吸收殆盡的黑夜,與如森然骨骸遍布而雪白的大地。少年愣住了,停步在這平靜卻虛無的世界,他突然想...

 

【影日】廢話少說

# 影日の日2017
# 噗浪短打
# 346字

「嘿,影山,有一句話一直沒有機會告訴你──能夠認識你真好。」
「說什麽廢話,加快你的腳步,跑這麼慢就是因為浪費太多體力在不需要的事情上。冬天日落很早你知道嗎?」
「可惡,影山你這討人厭的傢伙有夠煞風景!而且上次明明是我先跑到社團辦公室,你嫌我慢、你自己才慢勒,你昨天慢、今天慢,以後每一天、每一天都慢!」
「你又落後兩公尺了。」
「……可惡,影山你給我等著!」

直到很久以後的某一天,日向才意識過來影山所謂的廢話是指無庸置疑、不需多說,那些已是事實的事。瞬間讓他把好幾年份的小小不平衡都昇華為感動。的確,好聽的讚美、溫柔的建議影山都不擅長說更...

 

【9S2B】這樣就好

■ 噗浪短打,真的超短 (*‘ v`*)
■ 273字

曾經9S以為這樣就好,他想著,這樣就好,只要有2B,他就滿足了。

也許在戰爭結束以後,他們也能共度人類資料裡面所說的一生 (即便他不明白一生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從出生以來漫長的孤獨,終於結束了,他終於找到一個可以安放心臟的地方──9S並不是沒有想過,這只是戰爭與戰爭之間的喘息、風雨之前的寧靜,亂世中哪有安歇之所,他們本是兵刃,生來為了浴血。真的會有這一天嗎?但2B的美好讓他甘願忘記一切顧慮,甚至開始對未來有所想像。

然後他為自己親手種下的妄念收割了苦果──他失去了她,一如太陽的光、林間的風、海岸的沙,即便捧在...

 
2017/8/9 6  

【及影】你曾是我的憧憬

# 收錄於《討厭你、喜歡你》,完售後釋出本文
# 靈感來源阿云點文:鏡子 (結果關鍵字完全沒出現在文中XD)
# 8441字


有時候,及川忍不住想感謝這地球是一個圓,不管走到哪裡都是世界的終點。
因為在那一切開始與結束之處,他們再見之後,再見。


被窩裡的及川往身邊蹭去,那是他近期養成的習慣。清晨的低溫好像只要從枕邊人身上汲取溫度,就會消失不見。他想從背後抱住他的小飛雄,將下巴埋在他光裸肩頭,如果可以還想偷偷在臉頰印上一個一個深深淺淺的吻,在晨光中與情人一同醒來,那有多浪漫。但當及川伸長了手臂,落下時卻只摸了一把空氣,然後他就睜開還蒙著睡意的眼睛,在床...

 

【及影】例行公事

■ CWT43無料
■ 3342字
■ 極限挑戰六十分
 
食指和拇指撐開對外窗的百折簾,男人睜大著形狀美好的棕色眼睛,隔著窗狠瞪著轉角那家麵包店。

「又是絡繹不絕的人潮,這些閒閒沒事幹的人都不用上班嗎?」嘴邊是忿忿的抱怨,及川徹牙一咬忿忿地收手,百折簾便嘩啦啦地掉回了原位。

背對窗戶,及川坐回牛皮辦公椅裡,他把自己深埋在椅背中,西裝褲下修長的雙腿交疊在桌面上,背脊卻順著皮革滑下,在辦公桌前維持一個頹靡又憤世的狀態。可憐他欲求不滿,漂亮的指尖不耐煩地輪流敲打著桌面,敲打出一個又一個令人煩躁的節奏出來。

下午三點出爐熱騰騰的麵包,光用想的就讓及川牙尖顫動,但這尷尬的時間點撞到了例常會議,他...

 

【及影】第一次

■  ICE3場次限定無料
■  年齡操作有
■  3603字

>>  第一次
排版的無料檔案可以這邊下載 ✨


一段夏天的故事。


01

那是一個渾身張揚憤怒的小男孩,像隻衝刺前進的小刺蝟,寫滿了五個字:不要靠近我。他戴著一頂破爛的鴨舌帽,帽緣的陰影掩蓋住他的雙眼,讓人看不清他真實的情緒,但想必也是一雙憤怒的眼睛。腳下那雙鮮豔的紅色球鞋被主人踏著同樣憤憤的步伐前進,咚、咚、咚、咚,發出震動土地的聲音,像一隻每一步可以碾碎一棟大樓的酷斯拉。半徑十公尺內的路人都可以清楚感受到他的憤怒,嘴憤怒地扁成一個倒反...

 

【影日】明日敵手

■ 未來捏造/大專盃排球賽設定
■ 收錄於影日本《25m》,完售兩個月放出來

■ 再不快貼就要變成黑歷史了!!! (焦急‹‹\( ˙▿˙ )/››‹‹\( ˙▿˙ )/››


春日的早晨風微涼,空氣裡還殘留著屬於夜的冷冽,樹梢的嫩葉迎向朝陽,卻感受不到絲毫來自陽光的暖意,彷彿隔著一層玻璃,所有的溫度都被隔絕在外。

清晨的街道上滿是細塵碎葉,影山穿著成套的藍色運動服外套,拉鍊拉到頂,將半張臉都埋在外套裡,剩一雙乾淨銳利的眼睛露在外面。這是二十歲的他,除了長相愈加成熟,五官更加分明外,肌理也更趨近成年男子。面無表情的時候(其實只是在想中午該...

 

【及影】若世界沒你在旁

 極限挑戰六十分 038
■ Homesick ( 相關作 )


再見了,飛雄。

他聽著那一字一句刻在心上,尖銳而疼痛的聲音。


「不要──」影山睜眼驚醒過來,像是溺水的人以為自己將死,載浮載沉間卻意外被打上了岸,渾身濕淋淋躺在沙岸上虛軟喘氣。

此刻天還是暗的,只有床旁的窗照進稀微月光。只是夢,影山手掌揪緊著床單,滿身冷汗,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吐了一口氣,剛才的一切不過是夢境,他閉上眼往一邊倒去,但肩頸的僵硬、雙手的顫抖,卻透露出他的動搖。

影山拉過雙人床另一方空置的枕頭,抱在懷裡,像八爪章魚一樣緊緊地將枕頭揪在懷裡,依戀地用臉...

 

【及影】山河

※ 將生死置之度外的一句我喜歡你 (最好是(亂講
※ 我還沒有校稿 (可能有蠻多錯字der (懺悔


那個平常總是挑釁地指著別人鼻子威嚇,又或者淘氣地在頰邊比Yeah,帶著球繭的修長食指,正比向天空,鐵製的圓環不鬆不緊地勾在他第二個指節上面。

手指的主人正無聊地繞著手腕,圓環上短鍊鉤著的亮紅色的瑞士刀組,也隨之在空中迴旋,他就這樣甩啊甩,也不怕一鬆手就飛出去。

另一隻手無聊地托著下顎,及川正好整以暇地盯著盯著不遠處的河川。

不時地搖頭,發出不甚滿意的「嘖嘖」聲。


▼▼▼


「笨蛋飛雄~~及川前輩累了,要休息,要去...

 

【及影】燒貨

「辛苦啦。」

社團活動結束,收操完畢,也把器材歸位後。影山用毛巾擦著臉上的汗水,接著在更衣室裡換下了被汗水浸溼的運動服,然後背起側背包跟上了前輩們的步伐。

在晚風裡大家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今天的練習,一些可以改善的地方與收穫。

「及川今天的發球還是一樣厲害,真不愧是我們正選的二傳手。」

「我可是費了很大的勁才接起來,我手臂都紅了,你看!」

「對了,話說等一下我們去哪裡吃消夜?」

走在前頭的前輩們交頭接耳,聲音隨著風清晰地傳進影山的耳裡。

但他的心裡就有一塊地方不對勁,有點悶悶的,像是在泳池裡隨著換氣而嚥下去的一口水,卡在吐息之間,卻又吐不出去。

最後一行人在路的交叉處分了手,一年...

 

【及影/影及】Exchange

※ Only A Bit Of Meat

外頭風雨交加,緊閉的玻璃窗的也阻擋不住恣意狂妄的風雨聲,雨水拍打在窗框上的響亮,甚至一度壓過了電視螢幕裡傳出震耳欲聾的加油與歡呼聲。

及川抓起平放在桌面上的遙控器,果斷地將音量再調高了五度,也不顧現在才清晨三點,假日不用上班的鄰居們都還在好眠。

連他的同居人此刻都還在好眠,及川可以想像,小飛雄大概睡得口水直流、東倒西歪的模樣,睡夢中大啖咖哩,不但偶爾會發出「再來一碗,請給我多一點的咖哩,謝謝」之類的夢囈,還咀嚼著空氣,一邊磨牙,不時還用鼻子吹泡泡。

太可惡了,夢裡竟然都沒有出現他最愛的及川前輩,他的重要度竟然比不上排球跟咖哩嗎?

以前一直以來...

 

【及影】醒轉之時

春高結束了。

高中生的他們連汗水都閃閃發光的青蔥歲月,在勝者昂首相擁的歡呼與敗者垂首不甘的泣淚聲中畫下句點了,隨著體育館明亮的燈光一盞盞熄滅、漸漸散場的觀眾席,成為回憶中永遠不會褪色的一頁。


▼ ▼ ▼


已經成為大學生三天了,影山還是不太習慣。

他躺在自己床上雙眼無神地盯著天花板,眼睛下的黑眼圈讓他的神情更顯得陰鬱、不好親近。時間已經過了半夜十二點,還是不定時會聽見從走廊傳來由遠而近的腳步聲、隔壁寢室開Party的歡笑聲,這些細碎的聲音響在他耳邊,此起彼落,就像是轟炸機一陣一陣飛過,直朝他腦門投射對地飛彈。

之後又過了一個小時,他翻來覆去還是睡不著,眉毛緊...

 

©  | Powered by LOFTER